上一页
1/14页 共393

【活动纪实】同心同行——中国画艺术视频连线研讨会



时间:2021/10/15 15:14:38 文章来源:江苏省中国画学会 

韩显红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常务副会长

  中国画的主体是笔墨,一个画中国画的人,如果没有很好的笔墨功夫。是不可能画好中国画的。笔墨的传统意义与现代意义有着很大的区别,笔墨的问题还需要不断的发展与创新。但是笔墨是中国画的基础,离开了这个笔墨谈创新,谈发展就成了这个无根之末,我觉得这个画中国画必须要坚守的。中国画的核心是写意精神,其精神使中国画的最显著的特色,是构成了中国画的灵魂,一个优秀的中国画家,如果很好的体现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不仅需要功力,更需要修养与情怀,这个修养与情怀是构成中囯画灵魂的必须具备的一个先决条件。

  中国画的主流应该是时代把握好时代目标,中国画应紧扣时代,弘扬时代的主旋律,是中国画家创作的主流方向。所以说笔墨要当随时代体现时代特色,表现时代的真情,真情实感的作品才能真正的这个打动人,才能创造好传世的作品。

张宏宾

美国中囯画学会荣誉会长

  我是八十年代中期应邀到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讲学的,那时祖国刚刚开放,我们的工作内容就是积极推动两国的文化艺术交流。我当时讲课的题目是"中国绘画风格的历史演变"。通过形式美的呈现来分析不同朝代绘画的艺术特点,学生们对中国艺术表现出了很浓厚的兴趣。记得加州伯克利大学举办过一次"董其昌画展"也很成功。这说明策展人和美国学者们对中国艺术很了解、很内行,美国观众也十分喜欢中国艺术。事实证明,艺术是没有国界的,是不分种族的,是人类共同的语言。经历了上千年艺术家们的创造和积累,中国画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独特的的艺术体系。而中国画也是宽容的,也不拒绝对外来文化的吸收融合。这次大会提出:"中国画本体的传承、创新、发展"是摆在我们每一位面家面前的课题,也是当前中国画家们的时代使命。近年来国内各地都涌现出许多优秀的中青年画家,他们实力雄厚,既有传统功力又有创作新意,中国画正处在最好的历史时期,中国画应该更有时代精神、中国气派和个人面貌。

  这次我们两个学会有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开端,希望继续合作下去,我们可以在国内联合办展,也可以请国内画家走出来,我们可以到大山大水中去写生,到原住民生活区釆风,去画家村和美国的艺术家一起座谈,画模特?通过大家对中国绘画的宣扬和推广,让世界更加了解和喜爱中国艺术,让中国画早日走进美国校园、走进美术馆、博物馆。让中国画成为世界人民更喜闻乐见的画种。希望早日在洛杉矶迎接江苏的朋友们!

聂危谷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确实如刚才张宏斌先生所讲的,就是确实这个议题很大,刚才韩显红先生的开场开门见山也谈到一个比较大的命题,我觉得这个里面有几个问题,一个就是关于笔墨是不是中国画的核心问题,这个好好象是一个共识,但是其实这个里面是有很多争论的,中国画关于笔墨等于零的这个争论到底,这个比不等于零是在,一个什么语境下说的,我只想说一句吴冠中先生他本身是有笔墨的,他的笔墨当然是非常个人化的而且相当厉害的。中国艺术的核心问题是“写意精神”,无论是从书法、戏剧及武术等都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可以证明中国艺术的写意精神,不过其实不光是中国画的,写意确实是中国画里面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中国画的某些表现方面,也很难说它一定就有很明显的写意精神。比如工笔画儿,不是所有的工笔画家,但是至少有一部分工笔画可能是缺少“写意精神”。后人叫好议题,这个太难了,但是要有这个心胸,要有这个考量和追求,这是一个艺术家的历史史命,非常重要。关于外国人也叫好的这个议题,美国的中国画家们更有发言权,到底中国画在海外受叫好到什么程度,是传统的中国画被叫好,比如董其昌等,还是我们现在的中国画,我们现在的中国画如果被叫好,是哪些作品才能够被叫好,这个倒是可以深入的讨论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研究了以后。对于我们中国画的发展,尤其是我对我们国内的中囯画发展是有启发性意义。

大泽人

美国中囯画学会荣誉会长

  中国画如何走出去,走进去,让老外也叫好。”走出去,难!走进去,更难!让老外叫好,最难!难能可贵,我们要知难而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老子有言:“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诚然,走出去的方式方法要考究,也要创新。比如这一次江苏中国画学会和美国中国画学会的联合学术交流展就是个创新。因联合而声势壮大,因联合而增强感染力,因联合而引起关注。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周矩敏:有“最具民族性就是最好的国际性”或“洋为中用,中西相融”之说。无论哪种选择都不是标准答案。绘画没有共识的基础,因为,国之差别,民族之差别,年龄文化之差别,种族之差别……无法调和。特别个性化的艺术更无法兼顾相融。但是,作为文化交流我们还是愿意看到自己的作品拥有更广泛的世界观众。在不放弃中国画本体语言的基础上,多考虑一下形式的多样性和实验性。我们可以从吴冠中,赵无极的作品中去领悟某些创新思维。以此拓宽思路,争取闯出一番视觉新天地。

  美国中囯画学会荣誉会长刘昌汉:二十一世纪中国水墨画在对传统的理解与更新、外来观念的借鉴与再构,以及材料手段的开拓三个领域并进发展,从延续和断裂反省中寻觅出路。面对日新月异不同媒材的共生与挑战,从传统绘画到观念、装置、摄影和数位创作,我在纽约一场水墨研讨会中:「将来水墨画也许不再指媒材,而是泛指一种广义的文化精神象征的创作。」借助国家力量走出去,走进去,成绩或能水到渠成,我们拭目以待。

陈国欢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很重视对外交流。自成立以来,多次与美国、法国等多地的艺术学院、机构、画家进行学术交流,并设立了合作基地。要想更好地走出去、走进去,其海外的华人艺术家最有发言权。他们一直在探索和努力着。在此,我仅提两点不成熟的思考:一是系统性,因中国画是特殊的艺术种类,单看一幅画本身较难读懂。尤其是中国画自带文学性、诗性。在展示传播时应结合画论、美评以及诗歌、文学、美学、诗画一体等同时配套,辅助解读。如学会在纽约时代广场展示的将书画与二十四节气融合体现。有助于美国民众的理解;其二,延展性。与场景布置结合,融入生活。从展厅到客厅、书房。生活方式的传播是很好的一种方式,更容易被接受。就如书房布置,我们的书画家及精英阶层的布置都很讲究,均少不了书画陈设。另外,要考虑“出圈”。传播要一出华人圈,二出专业圈。只要方法对了。持之以恒,必有成效。

古铣贤

美国中囯画学会荣誉会长

  我就以今天讨论的第一个子题发表一些浅见:中国画本质所以能发展、传承至今,是先贤前辈的重视并把握着民族艺术精神,在征程中从未偏离,并视为追求的唯一目标。20世纪的中国开始的前十年,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在美术运动方面免不了也有新的主张和见解,在这个过程中个人认为面临的两大命题,一是古今的転型,二是中西的异同,有些人认为中国画由传统転向现代,只能移植西方现代模式,始能视之为中囯传统绘画的革新,亊实上西化论者所忽视中国的书法艺术,即集中反映了中国的艺术精神,又在主观非具象等方面与西方艺术有许多融合之处。所不同者中囯画不仅在対绘画的认知上,突破单一写实主义的局限,也不主张为西方现代派、后现代派种种型态所束缚,而是应该努力探索中国画的现代而非以追求西画之路而曲解了何为革新。一路走来,不论是西方的画法或中国的传统画法,都有相互激励的作用和啓发;早年留学欧陆的徐悲鸿、林风眠、対海粟、常玉等大师,在绘画风格的表现都有很大的改变,并且有高度的理想,如民国16年林风眠这位被誉为改革中国画的先駆者,就曾说过“要为中国艺术界打开一条血路,将被迫入死路的艺术家拯救出来,共同为国人、世人创造有生命的艺术创作”。在绘画的实践和创作过程中,勇于努力尝试,希望在中国画的传承中,踵武前贤,以内在的中国情怀和精神世界的呈现,作为艺术的内涵,而在表现手法上重视直接的、抒情的、以更丰富的彩墨来泼写胸中的丘壑,用这种传统的精神,为自己,为中国画走出一个新方向。

赵治平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中国画是人的生命与自然生命融合的产物,是一个生命系统。“气韵生动”是南朝谢赫提出的,产生了伟大的意义,揭示了中国画艺术生命的奥秘。“生动”即生命的自律的运动,“韵”生命节律的和谐所产生的美感,一切艺术美皆来自于主体、客体、本体的生命。写意的创作观是中国画从中国哲学、美学、思想中孕育出中国画的观念和创作方法,“写”是表现手段,是包括笔墨的意识、意象的造型,自由空间和艺术程序。笔墨是中国画的细胞,是作者造型的手段,产生表现性、书写性、节律性,同时也是感情的载体。意象造型,人与自然融合为一的形,是主观中的自然。意不在于物。而只是借物抒情。上帝创造了一个自然世界,人在自然世界中生活。而艺术创造是画家自己在心中创造一个艺术世界。这个世界是艺术中的自然,是根据画家的感受、认知、兴趣和特点而产生。每个画家自己创造一个自己的艺术世界。从而涌现出艺术的作品。从而各人有各人不同的个性。艺术手法不同,创造与众不同的作品,这个非常重要。绘画的关键不在于画什么,而在于怎么画。物象只是画家渲泄情感的载体而已。凭借和现实的依托,从而建立起自己的艺术风格和语言体系。画家要追求创作个性的作品,是一辈子的事情。20世纪留下来大师的作品个性都特别强烈。画家一般可分为三类,一般的画家。是用技术画画,画面上看不见自己的情绪、性格,大家都在运用一种公共的模式画画。是相同的表现方式,是大家都认可,大家都能驾驭的方法。中级阶段,就是优秀画家:是用感觉画画,艺术的感觉,有时是灵光一闪,感觉不是随时都有的,感觉,需要长期的积累和用脑去画画。高级阶段,就真正的艺术家。是用个性去画画。历史上留下来的大师级画家个性特别强,艺术价值特别高,对后人的影响就特别大。比如刚才几位都讲到的八大山人、齐白石、傅抱石、刘海粟、潘天寿、黄宾虹等等,都是非常有个性的艺术家。法国哲学家尼采,他讲人的精神,有三种境界。初级境界像骆驼,中级境界像狮子,高级境界的像孩子。在此,我希望我们在艺术创作当中,能轻松的、天真的、舒心的画,自由、健康的,共同创造一个和谐的艺术天地。大家努力向有个性的阶段去努力。

杨远威

美国中囯画学会荣誉会长

  我想谈谈中外“市场”的差异。

  中国水墨绘画要在世界更大的范围里得到弘扬和光大。从本质上讲,就是个市场的扩展问题,这里说的市场,不仅仅是指经济上的涵义,更是指文化上的涵义。我对这个问题浅薄地说两点。

  第1点,用什么样心态和角度来推广我们的中国绘画。如果我们对老外说,中国画博大精深特别优秀,你们不懂太可惜了,我来教给你们。用这种姿态进行推广往往效果不大,能听到客气的回应就不错了。关键是,画,老外能不能看懂,能不能让他们了解我们在画中想表达什么,这样才有可能喜欢。这里面的认知,中外是有差异客观存在的。所以说,在画中一定要具有能和老外审美习惯共鸣的“点”,这个点可以是题材,也可以是绘画语言,也可以是外观效果。高会长在部分作品中用了“安格尔”,危谷兄作品里的墨彩交融,都是非常有道理的。我不知道他们最初绘画的胸中韬略是什么,但他们这样画,有可能让老外在他们的作品里找到美感的共鸣点的效果是明显的,起码是让他们看得懂一些,这是喜欢的前提,看不懂不可能喜欢。这两位的办法是很英明的,所以我想强调的是,中国画想对外推广,必须要有点调整和变通。这个问题不展开,点到为止。

  第2点,欧美的艺术市场到底在哪里。我和国欢兄都是搞经济工作出身的,对这个问题特别敏感。我们常见这样的宣传,说某画家“极具潜力”。弦外之音非常明确,就是您收藏了它将来肯定发财。

  可老外的想法不一样,他们没有用收藏致富的习惯和思维,在绝大多数人里,他们没有想过“收藏”可以致富。基督徒还会对你说,只要相信上帝,不需要为明天的衣食操心。所以,在欧美社会中的主流,中产阶级这一块里面,在世艺术家作品的收藏市场是基本不存在的。如果有画家朋友告诉你,他的画被某个洛克菲勒、比尔盖茨高价收藏,那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故事被放大了,二是他的运气比你好。

  但是,在欧美有一个市场,在我们中国却是是基本不存在的,那就是“艺术品消费”。买了你的画就是因为喜欢,买了,就是为了挂在家里看看欣赏,没有想过把它收藏起来世代相传,不懂什么叫“宜子孙”。几年以后有了新的喜欢,您的画车库里几块钱就可以卖掉,这就是艺术品消费。以我的现场观察,中产阶级,遇到结婚、搬家等大事,两三千美元左右的画,夫妻两商量10分钟就可能决定买还是不买。这个价格在卖惯了大价钱的中国画家那里能接受吗?很考验我们画家的心态。这样的销售汇集起来,规模是相当可观的。在美国每年几百上千场的帐篷“艺术秀”,就是撑这个场面的。

张兴来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中国画是一门没有终点的艺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传承,从古代唐宋元明清,到民国近现代,一直到当下,应该说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最大画种的一门艺术。在中国也是画家人数最多的一个画种,还在以每年上万人的速度在递增,我想这就给这门艺术的呈现五花八门,有点乱,有学院派,海归派,中西合璧的,还有民间自由派等等。这样的状态给中国画的发展既带来好的方面,也有不利地方,好的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利的地方是,真正研究和关注中国画未来如何发展,如何继承与创新这种关系的人越来越少,加上信息时代的不同媒介和新的绘画工具和材料的诞生,都对中国画提出了新的使命和挑战,这是中国画的现状,大家应该清楚这一点。第二,我要讲的是艺术的核心问题不是模仿,不是画自然景物,不是再现生活,而是要融入我们每个艺术家的个性,生活,经历以及所处时代的精神,创造出新这个时代的艺术图式,我认为这就是中国画未来需要关注和努力的方向。

全汉东

美国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中国画的文脉与西方绘画的文脉不同,中国画文脉是从史、诗歌文学上升为哲学。西方绘画文脉是从数学、诗歌文学上升为哲学。因此中国画的绘画语言与西方绘画语言不同。记得有一年我在纽约参加了一次国际水墨研讨会,有幸的是2006年我受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博物馆邀请,这个展览博物馆经过两年的策划。开幕前在大学举办了一场演讲《中国水墨画在世界的格局》,由俄亥俄州立大学安雅澜教授主讲。随后所有的听众都往展厅涌去,这次展览非常成功!我们一起去有6位艺术家,最后我的作品有幸被博物馆收藏。所以绘画语言交流障碍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断的沟通与转换也许会得到改善?这是我们艺术家所期待的。中国绘画艺术语言的核心文脉是内敛而含蓄,生生不已,自强不息。而西方绘画艺术语言的核心文脉是讲究张力与画面的视觉冲击力。其实都可以相互交流,转换,让中国画的艺术魅力在世界绽放。

喻慧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我觉得海外的艺术家们的思考引发了我很多想法。我觉得绘画实际上是一个工具,是一个手段、是一个了解世界和表述自己的一个方式。其实我们不用一直在讨论用什么工具和语言,最重要的是通过绘画表达自己什么样的看法,表达自己对当今世界的认识和对生命的思考,这个东西其实是不会变的。我觉得文化艺术始终是在打开一扇窗户,让人对于生命,对于人生能够有不同的想法,能打开一扇窗,看到不同的风景,这是我始终感觉无论是哪一种绘画,无论是油画、版画,还是是中国画,只是一门语言而已,表达自己对生命独特的认识和独特的想法才有意义。我觉得中国画艺术是一根纽带,现在把我们和在海外的华人和在海外的艺术家们联系在一起,大家共同探讨这样一个问题,我觉得也是挺挺有意义的特别特别有启发。

周平珖

美国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我在海外举办画展经历。我师从张大千先生弟子赵藴玉、萧建初两位老师。在我创作中也常以唐、宋两个时期的金碧靑绿山水以及宋代院体画派方式创作绘画作品。在国外展出重彩作品时,总会有些西方观众,会问我一个问题:你的作品色彩运用非常好,你的画有学日本绘画吗?对其这种看法,当然是对其中国画的认知上的一种偏见。其原因是,受西方18世纪开始的世界工业革命影响,日本也开始了产业革命,日本的经济和文化发展,也促使了日本与西方艺术家的交流和日本文化的传播,并日渐频繁。而日本的绘画都是沿用中国古代的绘画方式,从金碧山水到水墨的运用,再到书法艺术的所谓书道,无不是中国的传统艺术再现。所以当时的日本经济繁荣,“走出去,请进来”也给日本的文化带来了宣传的好时期。如欧洲画家莫奈、凡高、克里姆特等等西方画家在绘画上的追求和作品思想都透着东方的审美习惯和富贵华丽的色彩讲究,甚至毕加索都告诉张大千先生:艺术在东方!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随着近几十年,国力的提升,经济的发展,文化的自信。而我们这一代的画家,集天时,地利,人和,也正是我们中国画画家进入了最好的创作作品时期。由于现代化,时间,空间都不是问题,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更让时空环境大为改变。

  我自己旅居海外多年,一直以中国画的绘画形式、画法,用中国画的创作思维、理念,用中国的笔墨画世界山水。我在北美写生创作,到南美写生挥毫,到欧洲采风探幽,画异域奇花,写域外山河,画出了一幅幅西方人也看得懂并为之叫好的中国画,因为我也深知,艺术无国界。我认为,中国画家要在题材内容上,在视野广大之间,在画法色彩的多元上,更贴进现代人的思想,贴近世界。其当代中国画家作品,自然会集于世界绘画艺术的中央,这也是时代赋予我们中国画家的使命。

张广才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中国的农耕文明孕育和创造了传统的中国画。现在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时代已经展现在了人们面前,在地球村的背景下,中国画家不仅要有中国立场,还要有宽阔的国际视野。中国画不能无休止地重复古人,要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对话以寻求各种表达方式,具体而言,在信息化的当下,中国画仅仅借鉴西方的写实造型方法是不够的,(我们从美院出来的基本上都是沿着徐悲鸿的这条路走过来的)还应该从西方现代构成和色彩观念上汲取更多的养分。

  作为一名中国画家,若要有所建树,就必须站在中西文化的高度,找到自己的生态定位,立足传统,面向现代化;立足中国,面向世界;立足当下,面向未来。坚定而执着地感受生活,拥抱时代,只有这样,才能够不断开拓出属于自己的艺术道路。

赵建民

美国中囯画学会会长

  这次的中美艺术家云上研讨会开的非常成功,大家都非常受益,彼此间谈的都是真情实感,虽然时间有限但开了一个好头。当年中国画学会成立之时,首任会长郭怡孮先生就提出了要学术立会才能长久不衰。我们两会在高云会长的领导下也在走这条道,我想以后会与高云会长翟优秘书长一起经常组织这样的研讨会,能够更加深入的交流和探索画家彼此的论点和经验体会,就有可能碰出更强更多更有效的火花来,为中国画艺术进入西方进入美国找到一个契合点,做好中长期规划,方向明确了,江苏学会在美国学会的积极全力配合下,坚持走下去一定会有成效出来。我想讲的是,早些年在美国的艺术主流接触东方艺术首先想到的是东洋日本艺术和日本艺术家,而且能够深入了解和研究从中接受很多东西。这说明上世纪日本国力强大,囯家有计划的有规模的在西方去推动自己的艺术和自己的艺术家。现在我们国家也到了强胜的时代,但这十几年做的孔子学院的海外推广,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但效果使的其反,应该很好的去反省,调整思路重新开始。同时也要好好的研究日本的经验,借鉴过来变成我们自己的规划,就会更快更好的推广我们的艺术,我觉得江苏在全国是最重要的文化经济大省,高云会长又是站在最高点上,有一定的话语力,可以先从江苏开始做起来,几年下来摸一套经验再推广到由国家接手。这几年江苏中国画学会在高云会长的带领下已经在欧美国家做了很多事情,但还只是开始阶段,要有连续性坚持不断有计划的一步一步推展,一定会有结果的。

高云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会长

  感谢各位的精彩发言。尤其感谢美国中国画学会艺术们为中国画的发展贡献的经验与智慧。中国画是最具民族特色的艺术,也是世界美术史上最具个性的艺术,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世界对中国画的了解还远远不够,中国画对世界艺术的影响也远远不够。正因为如此,我们今天的线上联展和线上研讨才显得格外的有意义。想当年,傅抱石先生率领画家23000里写生,成功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就是将传统中国画融入了现代社会。今天,我们跨越大西洋举办线上联展研讨,也在希望解决另一个大问题,即将中国画艺术融入世界,从而影响世界。当年,傅先生是通过创新,结合现代社会的审美需要和元素,成功突破了传统绘画语言的局限。今天我们要做的,同样也是借助创新,吸收世界艺术的某些审美元素,将民族的变为世界的,引导世界人民理解、亲近、热爱中国画艺术,让中国画艺术不仅能走出去,还要能走进去,从而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为此,我代表江苏省中国画学会,感谢以赵会长为首的美国中国画学会艺术家们先行一步走向了世界,将中国画艺术在美国进行了多年的深耕、推介和传播,发挥了排头兵的作用,希望我们两会自此加大合作,加快中国画融入世界的步伐,提升中国画艺术在世界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