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6页 共459

文脉·心迹-江苏省中国画学会推荐画家:学会理事——何鸣



时间:2022/5/10 16:17:15 文章来源:江苏省中国画学会 

个人介绍

  何鸣,1944年生于南京。历任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现任顾问。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理事、民革中央画院理事、江苏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咨议委员、南师大文化产业研究院书画中心顾问、南京市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先后在香港、台湾、美国、日本、韩国、联合国总部及香港《集古斋》、南京《十竹斋》、上海《朵云轩》举办画展;1988年(美)密西根大学118画廊举办(林树中、陈履生、阮荣春、何鸣、由旭生)联展,1989年应邀赴台讲学并举办个展(中国新闻社、《人民日报》海外版、《当代中国》、台湾《联合报》《台湾日报》等专题报道)“开启两岸文化艺术交流先河”成为“大陆第一位赴台文化交流使者。”2000年事迹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中华人民共和国50年·第一志》。入选第二届,第三届,第五届,第六届,第九届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作品展(特邀),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50周年提名展“特等奖”、江苏省写意花鸟画优秀奖。2018年江苏省美协主席团授于“先进个人”称号。2020年纽约时代广场DSL大屏幕推出作品《春分又见海棠红》。《物趣、情怀与文学性》(论文)发表于《中国书画报》,出版著作《中国画自学入门》(获国家优秀提名奖、江苏省优秀图书特别奖)、合作《新芥子园画谱》、《美术辞林》、《中国画教材》,主编《学画入门》、《中国花鸟画技法》、《中国花鸟画临摹范本》等;为中共中央(直属机关管理局)、全国人大、民革中央、江苏省人大、江苏省文联大厦、江苏省大剧院等创作和合作巨幅作品。2007年入典《中国文化遗产年鉴 .书画艺术卷》央视及省、市电视台拍摄专访、专题片。

名家点评


生命·生机·生态——著名画家何鸣的山林、湿地题材画作观后感

文/周安庆 

  南京老画家何鸣是1949年以来“大陆首位赴台文化交流使者”,早年得李味青、林散之等指授,长期坚持放怀自然,汲古润今,笔耕不辍,画风率意洒脱,题材丰富多样。他亦精于构图,尤擅孔雀、松鼠、鹰、鸭、梅、菊和松柏,而扎实的画理基础又进一步促进其创作实践。工笔花鸟画大家喻继高曾赞其为当今画坛上的一位多面手,乃江苏写意花鸟画家中“很突出的一位”。

  写意是中国画的灵魂和最高精神意境,何鸣在创作中注重对意象和灵性的表达,不断追求情感心性的精神阐释与淋漓宣泄。由于大自然乃万物生灵赖以存在和延续的基础,但现代社会生态环境问题却给人类家园带来了不少灾难。故何鸣近些年遂把创作精力从表现传统文人精神操守等,转向了与人类戚戚相关的山林、湿地等生态题材方面,通过赞颂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不断弘扬花鸟画创作的时代性及表现内涵,从而唤起世人敬重自然、关爱生命和保护环境的炽热之心,寄托对美好生活的钟情向往。何鸣这类题材画作尤其在感悟生命、捕捉生机和表现生态等方面,具有如下新意亮点:

  一、承续传统生命,弘扬艺术精神

  花鸟画属于本体性追求,画家唯有通过不懈地努力探索,才可能达到“天人合一”等至高境界。何鸣对儒、道、佛等思想精髓有着较深的领悟,注重将“生命”作为主要表现和阐释对象,于传统笔墨中生发出现代审美意趣,通过深入大自然观察体悟,提炼、概括、升华出艺术之美,所作充溢着个人的天赋灵机。

  综观其画作,《草树知春》用似断还连的散锋、飞白等技法表现风柳,以水墨渲染烘托背影,泛幻出远近沼泽的水色光影,图中枝叶纷披,墨色苍润迷离,一群鸟儿欲栖枝头采撷春色……打开画家的心灵窗户,人们宛若在欣赏一首娓娓道来的春天奏鸣曲,沉浸在唐人韩愈《晚春》的诗境中回味无穷。“丹青难写是精神”,何鸣对此颇有感触。所作《翻空白羽携荷香》以勾线法抒写灵动的白头鹎嬉飞于湿地间,莲蓬欲立或垂,荷叶舒展倒映于碧水,好一派生机活力景象!图中虚线与实线有机交错,画家兼以没骨法敷染,浓淡互破晕渗,墨彩水乳交融,画面丰富变化,具有魅人的内在张力。满纸荷香沁脾,充溢着丰沛的生命精神。小品《平沙落雁》取自古曲,他敏锐地捕获到长江湿地上鸿雁侧俯而下之一瞬间,让天地、水滩、芦苇点缀环境,即兴逸笔草成。如此空灵洒脱、风神高迈,将古代逸士的胸壑鸿志表现升华至一个更为宏阔的境界。这些看似漫不经心之笔,却“经意之极,若不经意”,妙境俱在有意无意之间。这些不正是传统文人意气在当代的延续吗?

  二、感悟花鸟生机,营造高雅韵致

  中国画最能摄人心魄之处,在于其中所蕴涵的格趣、神韵和意境。大自然的无限生机不断地拨动何鸣的心弦,时而激发其创作灵感。除了传统笔墨形式美等因素外,他认为“感悟生机,追寻生机,捕捉生机当是其重要的精灵”,透过物象特征来阐发精、气、神,不断营造作品的生动、雅逸意境。

  昔人云气韵可分为发于墨者、笔者和意者,但尤以“发于无意者为上”。观何鸣画作《月出惊山鸟》,一轮皓月悄然跃上林梢,“惊”起归巢的白椋鸟,鸟儿飞姿各异、栩栩如生,与幽谧的山林形成了动静及黑白对比呼应。其笔墨纵横恣肆,包括率性泼洒的斑斑白点等,烘染出画韵墨趣及月色之唯美。他于创作中常“得奇趣于笔墨之外”,所作《月夜》表现两只老虎于山溪边小憩,虎目炯炯闪烁,凛凛威风中不失几许温馨,一弯明月倒映在清幽水面上,平添了一抹诗意生机。作品《雪霁》描绘林中的松鼠活蹦活跳地上树觅食。画家知白守黑、计白当墨,通过勾染、明暗对比等手法巧妙地烘托出树上的晶莹积雪,既富于生动质感,又渲染出诗画情境。“无画处皆成妙境”,何鸣在洁白无暇的世界中寄托了自己的人生乐趣,于落墨处表现不落墨,通过聊聊数笔便解决其中之外的难度。这亦是他受明末画家鲁得之影响后的笔墨尝试。

  三、关注自然生态,开拓时代内涵

  艺术创造需要画家的思想倾注与情感滋润,流溢于笔端的正是其自身的心象写照及修养体现。何鸣常把难抑在胸壑间的心灵感慨宣泄于素纸,构图时还采用画面分割、渐变以及错位敷染等表现方法,注重水、墨、色及点、面、线之间的协调配合,包括写梅的骨力、兰竹的画法等表现,在远近、聚散、藏露、明暗、虚实及光与色等方面突出现代形式美。《彼泽之陂》大幅画卷乃镌刻于何鸣脑海中的苏北溱湖湿地之禽鸟天堂景致,画面形神兼备,色迹洋洋洒洒,笔气墨韵贯畅,充满了盎然生机,可谓近观见质、远看具势。所作既孕育着对自然与生命的礼赞,也再现了作者的理想追求和人文情怀,由此引发了观者内心共鸣。而其笔下的《惊乱芦花雪》《追霞图》《湿地飞羽尽归来》等,无形间却构成了一个对美好大自然的丹青叙事。

  何鸣还借鉴戏剧中的“角色登台,带出剧情”等艺术手段,让生灵主角置身于大自然中,或超然登高、飞翔山谷,或溪畔寻觅、林间幽憩,通过将山石、林壑、泉瀑、草卉等有机地引入画面衬景,妙造自然而又不事雕琢,更加彰显出自然野气与山林幽趣。所作《春溪缭绕出,在山泉水清》绘写一条清溪从深山欢歌而下,小鸟独立涧旁闲然自乐,春天正悄然无息地向人们走来!他将山水与花鸟技法相结合,兼以泼洒、流痕等渲染树丛,画面灵秀,意趣迷人。而作品《幽憩图》则描绘数只形似神俏的白雀休憩于坚石上,山野幽谧,茶花绽放,草丛茂盛,彼此互映,背景以“暗虚”技法处理,凸显质朴厚重之感。何鸣汲取西画写实、光色等技法,构图满而不塞,色泽雅丽,彩墨交辉,所作富有清幽逸韵和率真之美。所有这些正是他“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结果。

  何鸣在中国花鸟画由古典形态向现代转型的过程中,已逾越了旧文人画一味地沉醉于表现内心自我及笔墨意趣范畴,在承绍传统中不断拓展丹青题材,尽情阐发对自然生态与时代生活的关注,从而更好地创造出花鸟画的格调意趣和个性语言。这些大胆有益的尝试,在绘画本体性追求方面亦具有较丰富的美学意义。人们通过欣赏何鸣画作,可以更好地与其心灵对话。

佳作赏析

   《鲲鹏展翅》138cm×68cm 2022年

  《独立》68cm×68cm 2020年

 《四喜图》  68cm×68cm 2022年

  《幽谷》55cm×27cm 2021年

  《和平家园》138cm×68cm 2022年

  《山里红》138cm×68cm 2021年

  《闲步云水间》68cm×138cm 2021年

  《春在枝头已十分》138cm×68cm 2022年

  《涅槃》180cm×96cm 2016年

  《三羊开泰》136cm×68cm 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