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5页 共424

【同心同行】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美国中国画学会学术推荐名家——大泽人



时间:2021/10/28 15:52:37 文章来源:江苏省中国画学会 


大泽人

本名王庆祥,山东莱州人。

美国卡卡当代艺术家及批评家协会会长

纽约现当代艺术研究会会长

中国画学会(美国)荣誉会长

美国亚洲艺术院院士,荣誉院长

纽约圣约翰大学客座教授

河南大学特聘教授

湖南工业大学客座教授

《大泽人作品——十家评论选粹


《牛的故事 :闯栏》124cm×300cm

  在文化气质与文化思想上,大泽人是接续“五四”新文化精神的当代思想者与实践者,是新艺术形式和语言的不倦探索者,并以理性的态度,清醒的心智,在直面艺术时,放弃了虚幻空洞与无意义的狭隘文化心理,他以自己的艺术参与了整个时代性的突破与变革。因而他的作品成为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存在。在特立独行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文化的沉淀和广采博征,以及由此产生的厚积薄发。一切都具有启示性和开风气之先的意义。

  大泽人的水墨艺术在整体上焕发出一种对历史文化,对天地造化,对生命,人性的感悟和领会,在纯粹艺术的意义上走近艺术的本质和规律,人性的本质和规律,文化的本质和规律,得以直接在纯粹的意义上丰富我们的审美经验。

  大泽人笔下的水墨形式和语言更着重于用观念来涵养精神,而且以自己的观念来重解中国水墨,并将其带入到现代语境之中。美术史永远,而且可以,甚至必须重写。在这种重写中揭示深层意义。在理念上有新的推进,使之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并在高层次上与人类精神沟通。大泽人的艺术正在于这种“美术史”意义上的刷新与书写。

  大泽人艺术的真正意义,不在于表面的笔墨放纵和汪洋恣肆,而在于打破旧有的艺术藩篱,并从中揭示现代人对世界的感受和现代人的心灵图景。大泽人在这一过程中,凭借着自身的潜质,也凭借着形而上对艺术的作用,建立了一个非现实的,逼近艺术本质的,极具精神意义的审美时空。

徐恩存

(《中国美术》主编,著名美术理论家)

  大泽人(王庆祥)的水墨艺术与众不同的特色,是有着独特的美学理论的支撑。他谙熟中西古今的文学理论,他的美学主张汲取了中国古典哲学、文学、绘画、书法理论的资源,同时借鉴了西方现代主义的艺术观念,吸收了中外民间艺术的审美趣味,带有融会东西方文化的后现代主义折中倾向,他个性鲜明的辩证思维方式尤其富于独创性和启示性。

王镛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所长,著名艺术理论家)

  画无技必不能成画,然画仅止于技则绝非艺术,它必由情来加以点化,画由情生,境由情出。生育的所由,即情也,故WANG之画作多生于情,情深情烈,则画儿出。于我同道颇有启示也。

  大泽人在实践其“异者艺也”的宣言中,观其各种系列,总的来说是己面清楚,风标独异。站在芸芸众生的大队之中,能立认其“WANG 牌”,它黑白化合,文野相生,土洋交融,雄简质朴,纳外来于传统,化平淡为奇崛,把符号系统经和平演变的狡狯输入至老古董的中国宣纸之上,演示出一种新的美学趋向,且不废笔墨,此陌生化的异相异品,得之巧,亦得之妙焉。

谢春彦

(上海画院画家,著名美术评论家)

  大泽人的画造型有特殊性,有一种豪迈之情、忠厚之情、敦厚之情、有一种乡土气息。他的绘画古今中外兼之。他在运用古代文字、图式、笔法、黑白关系、虚实关系、意象等方面做了很多思考。他解决了一个问题,即传统笔墨和现代结构相结合。他在海外,没有丢掉中国文化,又吸收了西方艺术文化修养。他的绘画耐人寻味,他丰富了中国文化,他创造了中国文化,是海外画家中的又一个奇兵。 

刘曦林

(中国美术馆理论部主任,著名美术史家,理论家,画家)

《大秧歌》81.25cm×66.75cm

《大浴女》69cm×138cm 

《马的传说》99cm×180cm

《马的传说》99cm×180cm

  大泽人的绘画是艺术创作的最贴近、最纯正的绘画。他把绘画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他的学问互相促进。我就这样生活,我就这样生存,我就这样看世界。

水天中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美术理论家)

  大泽人的绘画给我的最强烈的印象是:有胆。这个“胆”后面也透着他的“法”。中西的结合和传统笔墨,现代精神。他的画好就好在自由,是心灵的画,又有中国文化的根。不象很多人到外国去,被包围了,被吃掉了,投降了。你没有。你依旧依恋故土,依恋大泽山,没有丢掉民族绘画这个根。

杨庚新

(《美术观察》主编,著名美术评论家)

《牛的故事-思想者》  124cm×300cm

  大泽人能自如地把内心世界与外在世界,自然界与动物界,具象与抽象,有意识与无意识揉合在一起,足见大泽人是个集大成者。他找到了自己独特的笔墨,他的画风稀有而又独特,出乎意料,超乎寻常。完全可以独步画坛,堪与任何绘画流派并肩比美。

道.纳哈斯(DominiqueNahas)

(纽约州立大学美术馆馆长,著名美术评论家)

《霜晨》 99cm×180cm

  大泽人先生以中国古典文化中“允执厥中”的态度反观传统,坚持从传统文化根脉生发,以现代观念融汇贯通,走出了一条“本土性”现代之路。纵览其作品,融汇与解构并举,理性与情绪兼施, 但重文化而轻流行,重美学而轻情趣,与古典艺术迥异,也与现代流行殊途,与当代主义保持了若即若离的姿态。在全球现代艺术体系,尤其是在当代主义的激进浪潮中,他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定力,不断以文化含量和美学建构彰显其独特的艺术品质。放在中国绘画体系中观察,他始终保持较为前沿的艺术状态。其艺术观念和创作方向的独特性,在中西方都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大泽人艺术生命的主旋律:根植母体,本土生发,一举突破了“中西融合”“以西润中”“中体西用”等习惯认知框架,也冲破了当前对传统种种泛泛而论的氛围,开创出一条由古典贯通现代的新路径。这是一条正道、大道,可谓“极现代、最中国”,非大智慧、大气魄、大胸襟者不能为也。纵观百年现代转型的风云际会,能为此者,独见此君。

韩墨

(美国国际现代彩墨研究总会执行会长,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评论家)

《峡谷风情》 69×138cm

  大泽人的作品实际上是在东方西方这样一个大跨度上所进行的融合,能看出来他的文化根基是中国的,他的学养是跨国度的,具有世界性的知识结构。他和我们的视觉关照是完全不同的。他已经打破了宣纸和绘画那种中国的传统。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他又可以说丰富了我们的传统。大泽人老师的这样一种探索,非常可贵,他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觉关照。

  他的作品里面没有限制,天马行空,就是他所倡导的自由,其实这是艺术家非常重要的一种精神品质。没有了自由你就会陷入套路,没有了个性,没有了创造,没有了发现。所以我觉得大泽人老师的探索,包括他画面整个的结构方式,西方的元素,尤其是西方绘画元素,包括雕塑和原始艺术的融入,使得他的作品里内容极其丰富,非常集中。

  大泽人老师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在他身上我们很少能够看到世俗化的东西。他充满了对生活的爱,充满了生命的激情。他作品里的气象,一看都非常大气,他体现的是力量,是一种敦厚,是一种朴实。我们作为国家创作机构的艺术家经常到国外去考察,我觉得应该暂且放下,大泽人老师给我们壮了胆,让我们明白在原有的系统里其实也可以更具有一种新的审视,思考和创造。(艺术中国整理)

赵建成

(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画院创作部主任,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

  大泽人的作品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彰显生命,张力,奋斗,奔放。无论是牛、马都是生命力的表现。看到他的作品就明白了,他为什么在国内外这几年有这么强烈的反响?他跟大家都不一样,他很有个性,很有自己的面貌。在他的画面前你感觉给你一个正能量。他不像有些玩当代艺术的,让你感觉很挣扎,很痛苦,很压抑,很低迷。他有所不同,他就是传达正能量,中华民族的这种正气,在他的作品里能够感觉到。我觉得这是我们这批旅美画家要向他学习的。

赵建民

(美国中国画学会会长,著名旅美画家,教育家)

《天鹅湖》69cm×138cm

《天鹅湖》69cm×138cm

《千家诗》99cm×180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