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5页 共424

【同心同行】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美国中国画学会学术推荐名家——翟优



时间:2021/11/1 10:12:13 文章来源:江苏省中国画学会 


翟  优

  1974年12月出生,中国画学会理事,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国际艺术交流院理事会成员,政协江苏省第十一届委员、学习委员会委员,江苏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南京市对外文化交流使者,南京市对外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南京市十四届、十五届人大代表,政协南京市第十四届委员,政协南京市鼓楼区第二届常委,南京市鼓楼区慈善协会副会长等。

《诗意、诗情、诗性——翟优花鸟画印象》

《长青》

180x97cm

  翟优是中国画学会理事、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在繁忙的社会活动之余,翟优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点滴时间,或研读历代名画名帖,或挥毫进行书画创作,不断锤炼自己的笔墨修为,从他画室堆放的一摞摞画稿,可知他为之付出的艰辛。 

  江苏是中国山水画创作的高地,明清时期即有“金陵八家”名震一时,上世纪60年代初崛起的“新金陵画派”雄视全国画坛。因此,当代的江苏山水画画家可谓是资源丰厚、雨露滋润而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翟优却选择了写意花鸟画作为其与大千世界对话交流的载体,体现了他过人的胆略与独具的艺术家情怀。比之人物画和山水画,花鸟画因其结构简括,形式多变,便于画家多层次、多角度、更强烈、更直接地展现其所思、所感、才情和学养,更适于表达作者的审美倾向和时代的审美风尚,体现人文关怀和人格修养。翟优的花鸟画中那些花草芭蕉、虾蟹鸡雏等所具有的灵性和神韵,可使观者在灵境中飞扬,在寂静的沉思中进入到诗意化的境界。

《并蒂同心》

136X68cm

《大寿》

138X68cm

《多利图》

70X45cm

《吉利图》

70X45cm

  唐人张彦远说:“骨气形似皆归乎用笔”。翟优恣意灵妙的花鸟画的美感即源于他笔墨运用的精熟。其作画用笔灵活多变,正锋、侧锋,顺锋、逆锋,笔锋、笔肚、笔根的运用皆娴熟自如又自然妥帖。其花鸟画作品,构图虚而不空,满而不塞,讲究画面的均衡与动势,既有酣畅淋漓的水墨泼写,又有骨力劲健的点线组合,构图或繁或简,以其诗情、诗性及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的情怀展开丰富的艺术联想,在水与墨的跃动中交融展开,有时放笔直下,气势外扬,有时稳健沉静,墨韵平和,心手相应,以情写神,以浓、淡、干、湿的墨色变幻将自然之物用点、线、面的形态进行编排、组合,营造出一派诗化的意境。 

  美学家宗白华先生引述勃莱克的诗句“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国”,来咏赞花鸟画,进而指出:一天的春色寄托在数点桃花 ,二三水鸟启示着自然的无限生机,心灵与自然完全合一。中国人在一丘一壑、一花一鸟中发现了无限,表现了无限,所以他的态度是悠然意远而又怡然自足的。他是超脱的,但又不是出世的。他的画是讲求空灵的,但又是极写实的。他以气韵生动为理想,但又要充满着静气。一言蔽之,他是最超越自然而又最切近自然,是世界最心灵化的艺术,而同时是自然的本身。表现这种微妙艺术的工具是那最抽象最灵活的笔与墨。翟优画中的葡萄、枇杷、葫芦以及虾蟹、鸡雏、麻雀等,正是藉对寻常自然物象的描绘,融入自身的艺术理想和审美观,把对花鸟草木、飞禽走兽等自然生命物象的艺术表现升华为对中国哲学和美学中的美与善的追求,传达出或优美、典雅;或雄奇、豪放的“意象”,使观者得到赏心悦目、畅神怡情的心理满足。 

  吴昌硕曾自谓“予往往以气魄见长”,此处的“气魄”是指作品中所蕴含的精神力量,是作者精神的外化,它体现在画面的构成、笔墨、色彩诸方面,观翟优的创作过程,在用笔的提、按、转、厾之间,可以感受到运动的节奏与韵律,在勾、皴、点、染中呈现出苍润、劲健的生命力,运用纯正的中国画笔墨,将寻常的题材表现得生机勃发,充满了诗性,这源于他坚定的文化自信。大科学家牛顿说:“我所以站得高,这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翟优的花鸟画艺术,正是在对传统进行深入学习、理解和研究的基础上,充分汲取传统的养分,又转益多师,加之学院派的严格训练和对世界优秀艺术的考辨与研究,以自身的文化底蕴和深厚的笔墨修养投入到创作中,更融入自身对社会、对自然的独特体悟和高远的艺术视野,进而创立自己充满诗意、诗性和诗情的艺术面目,此之谓厚积而薄发也。 

  翟优正年轻,坚信他那灵动的笔墨一定会创作出更新、更美的画卷,步入更高的艺术境界。(本文刊发有删节)  

/王平

南京邮电大学传媒与艺术学院原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

《凌云》

70X45cm

《岁寒同心》

180*97cm

《秋之曲》

136X68cm

《岁朝》

136X68cm

《香远》

70X45cm

《秋之曲》

70X45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