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2

“文·文人·文人画——陈履生画展”今天在桂林市花桥美术馆如约开展



时间:2018/1/31 15:13:08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开幕现场

  开幕式由Mr.陈亲自主持,桂林市花桥美术馆馆长邱丽萍、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广西美术出版社原副总编苏旅分别致辞,广西政协副主席郑毅宣布开幕。



开幕式由Mr.陈亲自主持

桂林市花桥美术馆馆长邱丽萍致辞

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致辞

广西美术出版社原副总编苏旅致辞

前言

  文人艺术是中国八世纪以来艺术发展的主流,而对文人画这一学术命题的关注和讨论则是在近代,所涉的三个方面:文,文人,文人画,从字面上看并不复杂,可是,深入到具体就不是那么简单。中国艺术发展到八世纪开始转型,向更为精致的艺术方向发展,从书画到陶瓷以及其他方面,都有杰出的表现,其中的关键就是文、文人、文人画。由此始作潮流的诗书画合为一体的方式,开辟了文人艺术发展的方向,也形成了中国绘画不同于西方绘画的民族特色。

  文人画的艺术特色有着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基础。到了19世纪后期,因清朝政府的衰落而通过学习西方以图谋振兴,成为国人的觉悟。20世纪初,中国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与衣食住行相关的很多方面都开始发生了变化,绘画也随之开始了变革。我们的前辈越洋过海来到法兰西,在塞内河畔接受西方绘画传统的教育,学习素描、色彩、透视、写生以及现实主义等,努力挤进沙龙展,同时也受到现代主义的影响。当他们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以教育来展开新艺术运动,这不仅是出现了与西方相似的油画,人体模特儿与户外写生等,也开启了一个新的色彩的时代。与之相应的是传统的以文人画为代表的水墨画,为了区别外来的洋画又有了“国画”的称谓。而往日的传统与画法也在斗转星移中悄然发生变化,所谓的“中西融合”则成了20世纪中国画百年发展的主流。

  尽管在国画范围内的中国画家经历百年的历史发展还在使用毛笔和宣纸,还在用“墨分五色”来表现图像中最基本的造型和空间关系,文人画中的笔墨也在勉强维持之中,但是,变异是显然的。今天,代表国家文化传统的绘画和书法在21世纪的发展正在与传统渐行渐远,现代潮流与观念艺术正在重新建构一个当代艺术的基础,而文人艺术则成为潮流之外人们理想中的孤岛,少数人的固守也在变革中努力用新的方式去适应新的时代要求,那么,与文人画相应的文、文人则成了新的问题。

  我的画一直试图体现文人画传统在当代发展中的核心价值观,一直努力维系传统文人画在世界文化多样性中的中国特色。当然,要做到那种纯正的字正腔圆,实际是不可能的。我所做的就是在不可能中表现一种有限的可能性,这就是,用不同的题材,不管新旧,来表现文、文人,而成全一个当代的“文人画”。所以,我喜欢孔子的一句话:“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陈履生

2018年1月

展厅内外



作品欣赏

看尽残花总不言

136×69cm,

 2017

独留劲枝与君看

178×96cm

2015年

应尽便须尽

136×69cm

2015

暖日晴云

136×69cm

2015

冰魂

68×45

2014年

林下虽无倾国艳

136×34

2014年

开幕时间:

2018年1月31日上午十点

展览时间:

2018年1月31日-3月4日

展览地点:

桂林市花桥美术馆

桂林市七星区自由路2号


主办单位:

桂林市花桥美术馆

陈履生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