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5

陈履生:决定音乐博物馆的是人、物、事



时间:2020/1/31 10:10:56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世界上的音乐博物馆总数不算多。因为音乐的专业特质,而建造音乐博物馆有一定的条件限制,所以,这就会影响到它的数量和普及。通常来说,建造音乐博物馆取决于人、物、事这三个方面。人,要有著名的音乐家;物,要有非常多的乐器或音乐制品的收藏;事,要有著名的音乐事件或者是音乐场所等等。

  基于这三点,目前全世界比较多的是音乐家故居所改成的音乐博物馆。因为这些音乐家名闻遐迩,他们的音乐成就成为世界文化史上的骄傲,所以,他们的故居往往是所在国家重点保护的对象,而围绕着故居所改造成的博物馆,不仅能够陈列音乐家的各方面的遗物、手稿,还能够展现与音乐家关联的各方面的关系。显然,这是基于资源的稀缺和珍贵。如德国莱比锡的巴赫博物馆,德国莱比锡的门德尔松博物馆,德国波恩的贝多芬博物馆,德国魏玛的李斯特博物馆,奥地利维也纳的斯特劳斯博物馆,奥地利萨尔茨堡的莫扎特博物馆,俄罗斯莫斯科的格林卡中央音乐博物馆。而波兰则在华沙的一座17世纪晚期奥斯特洛格斯基公爵下令建造的巴洛克式宫殿内开设了肖邦博物馆,还有澳大利亚墨尔本的格兰杰博物馆,以及罗马尼亚的乔治·埃内斯库博物馆。

  另一方面,世界上有很多著名的乐器或音乐制品的收藏家,还有一些专门的收藏机构。乐器或音乐制品的收藏成为建立音乐博物馆的一方面的重要资源,也是创造特色的重要方面。通过建立乐器博物馆,实际上是扩大了收藏的影响力,还是资源的一种有效的利用方式。就乐器收藏而言,主要是品质、数量和类别三个方面,其中某一个方面突出的都有可能会获得广泛的社会影响,而三者兼顾的突出者也会成为自己的特色。如世界上最大的乐器博物馆美国亚利桑那州的菲尼克斯乐器博物馆,集中了五大洲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乐器15000件;而与之旗鼓相当的还有美国南达科他州大学内的国家音乐博物馆,收藏有来自所有文化和历史时期的美国、欧洲和非西方的乐器超过15000种,而博物馆被美国国家音乐委员会认定为“美国音乐的标志性建筑”。还有布鲁塞尔的乐器博物馆,始于1877年从仅有的100多件印度乐器收藏开始,目前已收藏了超过 8000 件的珍贵乐器藏品;意大利罗马的国家乐器博物馆也有3000多美洲、非洲、亚洲和大洋洲国家的乐器藏品,以及古埃及、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传统乐器。而巴西圣保罗的世界音乐博物馆则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超过100万张的唱片。这些博物馆都是由物来决定的,而收藏则有一个长时间的积累的过程,包括在博物馆建成之后还有不断的添加和丰富。

  有人、有物,还有事。一些重要的事件,包括重要的奖项、音乐活动等等,他们和音乐的关系也会带来了与之关联的人和事的种种方面,而成为建立博物馆的资源。美国的克利夫兰摇滚名人博物馆,是成立于1983年的世界上第一座以摇滚乐为主题的博物馆。美国洛杉矶的格莱美博物馆,关联了被称为音乐界“奥斯卡”这样一种至高的音乐奖项,博物馆记录着音乐从被创造,到被制造、被消费的一段历史。

  由此根据这个三个方面建立起来的音乐博物馆,也表现出了在这三个方面的特色。显然,如果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座城市,缺少这三个方面的资源,要想建立音乐博物馆就比较困难,甚至是不可能;如有可能,那也是尴尬和不体面的。只有基于这三方面资源的突出的地位,才有可能建立起一个像样而又体面的音乐博物馆。就人而言,如果没有一个在国际上著名的具有广泛影响的音乐家,那么,就很难有其博物馆的社会影响。人、物、事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影响决定了博物馆未来的地位和影响。因为一些著名的音乐家往往都有传奇的故事,以及经历中的种种非凡的内容,还有那珍稀的手稿等等,这些都可能成为博物馆中的重要藏品。毫无疑问,在乐器收藏中有五花八门和种类众多,但是,一定的数量和一定品质的乐器和音乐制品的收藏是建立博物馆的基本的保证,这不是百八十件就能够成形的。

  罗马尼亚的埃内斯库音乐博物馆的建立,就是基于埃内斯库在音乐方面的成就和在国内外的影响力。乔治·埃内斯库(George Enescu, 1881-1955),是罗马尼亚民族音乐的奠基人;也是著名的作曲家、指挥家、小提琴家、钢琴家、音乐教育家。深受罗马尼亚民族音乐影响的埃内斯库,其创作以《罗马尼亚狂想曲》最为著名。他以动人的民间音乐素材、雄浑的气魄,以及感情真挚和技巧娴熟的特点,体现了罗马尼亚人民的丰富情感,为罗马尼亚的音乐在世界上赢得了荣誉。

  音乐家都是有故事的。埃内斯库除了音乐成就之外,还有与这座宫殿之间的故事。博物馆所在的Cantacuzino宫,是布加勒斯特最美丽的地标建筑。这座建于1901年至1903年之间、由格奥尔格里·格里戈里·坎塔库兹诺(Gheorghe GrigoreCantacuzino)建造的宫殿,其宽敞的入口装饰代表着最正宗的新艺术风格,彰显了奢华与精致,是当时布加勒斯特最辉煌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宫殿之一。该建筑由建筑师D.Berindei的设计,其内部装饰委托给当时的著名艺术家乔治·德梅特斯库·米雷亚(GeorgeDemetrescu Mirea)设计,其中尼古拉·佛蒙特(Nicolae Vermont)和科斯汀·佩特雷斯库(Costin Petrescu)创作了壁画,埃米尔·威廉·贝克尔(EmilWilhelm Becker)完成了雕塑和雕塑装饰品,而由巴黎的克里格宫(Krieger)负责了室内的开窗器、灯具、枝形吊灯、彩绘玻璃等设计。可见这一建筑的不同寻常。

  这一宫殿于1913年由儿子Mihail G. Cantacuzino和其妻子玛丽亚(Maruca)所继承,而在1937年玛丽亚成为寡妇后又与乔治·埃内斯库(George Enescu)结婚。新的故事又开始了。这一年埃内斯库44岁,他成了这一宫殿的新的男主人,也就有了这一宫殿后来成为博物馆的联系。

  这一宫殿也是有故事的。1940年,宫殿成为部长会议的主席府。1945年至1946年,位于宫殿后面的建筑最初作为行政大楼。1947年起成为苏维埃研究机构;当然,这也表现出了埃内斯库与苏联的关系——1944年10月15日,他指挥了为迎接苏联红军战士而举行的音乐会;第二年,又与当时访问罗马尼亚的苏联杰出的小提琴家大卫·奥伊斯特拉赫和优秀的钢琴家奥波林一起合作举办的音乐会。而当两位前苏联音乐家分别演奏柴科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和钢琴协奏曲时,埃奈斯库还亲自指挥乐队,并为他们协奏。1955年5月4日,埃内斯库在巴黎去世,葬于巴黎的拉雪兹神父公墓。在埃内斯库去世之后,他的妻子将宫殿和毗邻的建筑一起捐赠给了政府。自1956年6月19日起,这里就成了“乔治·埃内斯库”国家博物馆。而自2007年以来,宫殿则成为欧洲遗产的一部分。

  今天面对这样一个如此大体量的“欧洲遗产”的宫殿,说是博物馆那是非常震撼的。一位音乐家能有如此的故居,又有如此规模的博物馆,确实是非常了不起的。显然,埃内斯库的影响力并不是因为这个宫殿而产生,可是,围绕着这一宫殿或者这样一个故居所改造成的博物馆,却无法回避彼此的关系,而如此规模在全世界音乐博物馆中都是少见的,尤其是以名人故居改建的音乐博物馆,能有如此壮观是难以想象的。但遗憾的是,基于国家的力量以及现实的状况,埃内斯库音乐博物馆实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的规模,因为它只是占据了博物馆建筑中的一个小部分,而其他的部分已经挪作他用或出租为商业用途,与其关联的所显现出的破败的景象完全与其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不相称。面对这样一个恢弘的宫殿,当年的辉煌已经用岁月刻在了这座建筑之上,而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问题同样也反映在建筑之中。

  路边有一排很长的铁栅栏,同样能够表现出宫殿的规模。可是,只开了一个很小的门,而本应开的大门却是紧闭。从这个不大的小门进去,穿过院子来到宫殿的正门前,确实可以看到它的古老;走上那高高的台阶,推开那扇铁门更可以感受到历史的沉重。而且这门和那栅栏的锈蚀程度一样,也能反映当下的状况。

  博物馆只是占宫殿内的三个房间,而且也没有想象的像宫殿那样的明亮,不过看气派和装饰都能够还原出当年的感觉,尤其是后面的那雄伟而辉煌的音乐厅。博物馆内现在永久陈列着关于乔治·埃内斯库的生平史料展,包括照片,手稿,文件,文凭,奖项,图纸,胸像,乐器,还有他作为罗马尼亚学院成员的马甲和服装,包括他去世后做的面模和手模。所有的展陈都很老派和朴实,好像几十年没有改动过,灯光也是没有专业的设计。重要的是观众稀少到一个巴掌能数过来,难以想象。

  埃内斯库博物馆的藏品还算丰富。除了埃内斯库的手稿、日用品以及其他器具之外,还有很多艺术家为他创作的肖像和雕像,墙上还有他收藏的绘画作品。

  尤其是罗马尼亚著名画家巴巴的那幅肖像,震撼人心,画出了埃内斯库的精气神,而且气势不凡。由此也可以看出作为著名的音乐家,有着广泛的社会关系,这也同样显现出了他身前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毫无疑问,不管是多大名气的音乐家,如果没有这些具体的实物来印证他的存在和他的价值,那么,在博物馆中就显得很苍白,很单一。而今天如果不能看到博物馆,不能看到在博物馆中看到这些藏品,同样,也能够反映出音乐家所在国家的问题。

  世界上有很多国家或城市都以一些著名的音乐家为骄傲,尤其是那些音乐之城,音乐之都,他们离不开这些伟大的音乐家。而每一位游人到了这座城市都会在耳畔回荡那些熟悉的的旋律,像到了多瑙河畔一样,《蓝色多瑙河》的旋律一直回荡在空气中,这正是音乐的魅力。当这些旋律在我们耳边萦绕的时候,看看周围的风景,想想施特劳斯当年的创作,而徜徉在博物馆之中,看到与之关联的曲谱等实物的时候,我们更加能够感念博物馆带给我们的无比荣幸,这就是他们系统保存了这些音乐家的所有,包括埃内斯库博物馆后院里的那栋不大、却是埃内斯库与妻子在罗马尼亚的最后一个住所。

  显然,随着历史的逝去,遗存越来越少,遗产越来越珍贵,这不仅对于一座城市或一个国家,一座博物馆对于世界文化遗产的丰富也表现出越来越重要。

  在馆内参观结束后,最后再看看埃内斯库最后的住所,本来院内不见一人,忽然从这建筑的左面来了一人,告知,这里不能拍照。告诉他已经买过拍照的票了。他说也不行,拍照的票只能在馆内拍。不知道为什么?布加勒斯特的一些博物馆中拍照是要单独付费的,一般是15Lei。

  鸣谢:罗马尼亚文化艺术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