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页 共388

陈履生:非常时期的非常作为

时间:2020-2-13 11:34:51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2018年12月22日,在深圳美术馆主办的“芳草地”鲁慕迅迎春书画展上。

请点击阅读 

陈履生:鲁慕迅的芳草地

  非常时期,好像每一天都是数着过,每一天都在盼望着能够解禁的消息,或者能够听到那拐点的出现。

  2月12日,感觉是又过去了一天。眼看着就要过去了,晚上,收到了鲁慕迅先生的夫人给我的微信,让我一时不知所措。

  我根本没有思想准备,也没有想到92岁的老先生能有如此的义举,捐出2件国画和1件书法参加“生命无价,艺术有力”的公益拍卖。

  92岁高龄的老艺术家还能如此关注当前的战“疫”,并把过程中的那些令他感动的都记在了心里。他在这非常时期关心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生死,像关心他自己的艺术那样。

  显然,这样的情操在当下的美术界是值得尊敬和敬佩的。

  在当下美术界众多画家都在画不知道是什么山的“钟南山”的时候,如果能拿出自己的作品参加义拍,哪怕是拍300或500,那也是一份心意,集腋成裘。正好像那遥远的非洲某一个国家捐给中国2张50欧元那样,礼轻情意重。中国人重的是情意。说实话,那些不知画什么人的“钟南山”真是一点用都没有,还白白浪费了纸和笔墨。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到街边、路口去做志愿者,查查进出的人员,为国家做贡献。

  老先生能有如此的心情,能有如此的境界,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的认识。他没有一哄而起的去画他所要表达的那种情感,而是用他自己所擅长的内容献爱心。这两张画并不是新画的,而是拿出了自己的珍藏;书法是新写的《抗疫之战》,这是拳拳之心所谱写的《抗疫赞歌》,令人动容。

抗疫之战

  2020,黑云压城;灾星突降,新冠猖狂,肆虐震八方。

  五千年中华文明之邦,内力坚强,智慧非常。上有英明领导,指挥确当。更有十三亿英雄儿女,个个是战将。那夜以继日抢救生命的白衣战士,那重回医护岗位的离退休白发老人,那日夜潜心研究抗疫新药的科学家和生产抗疫物资的工人,那为抗疫而推迟婚期的青年男女,那尽其所能捐钱捐物的各界人士,乃至一些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对中国抗疫的深情支援,还有那一位日本14岁女孩,穿中国旗袍向路人鞠躬为中国募捐——太多令人感泣的事,都使我深深感动,谨向他们鞠躬致敬!

  爱心就是力量,亿万人的爱心就是新的长城,全国万众一心,全球生死与共,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和国界的战争!胜利已经在望,但还要跨过那最后的更为艰巨得到一段征程!

  九二不老翁鲁慕迅感赋于鹏城

 

  老先生令我感动的是没有写那句大家都在写的加油口号,他也完全可以那样去写。他一笔一画,字字饱含真情。

  今天我们来看这样一个复杂的美术界,确实是非常的复杂,良莠不齐。但社会的期待是正能量。所以,我们应该给予像戴泽、鲁慕迅先生这样的画家以鼓与呼,应该呼吁美术界的正能量让艺术回归到本体之中,而不是一呼百应、一哄而起的随大流。

  在像国家灾难这样的重大疫情之前,我们每一个人能够有这么一点心意,这是最为重要的。不在于多少,关键在于态度,在于真情实感,在于一种自觉。而这种自觉可能是超于艺术之外的一种境界。

  面对突然而至的疫情,一时的不知所措与万众一心,让每一个人都身在其中,都不会缺席,文艺家也是这样。因此,面对战场,送那表达敬意的“鲜花”是没用的,有些战士可能还有花粉过敏症;战场需要的是子弹。对于重大社会现实的关注与表现,不是一时的,应该从长远计,以“静”来观察时事,为创作积蓄题材和思想,而不是以“动”来迎合时事,跟风起哄。因此,那位云南某地作协的某主席所写的歪诗将成为新时代文艺的反面教材。

  在这场“战疫”中,文艺不添乱就是帮忙,就是贡献。

2020年2月12日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