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页 共388

陈履生:为历史收藏今天

时间:2020-3-7 11:47:34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17年之后,今年五岁的孩子正好大学毕业。

  当他们走进中国防疫博物馆,看到他们五岁的时候曾经经历过的一场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重大的疫情,其影响范围之广,影响力度之深,都是史无前例。这场疫情被称为“新冠肺炎”(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它影响到全世界,牺牲了3千多生命,而让13亿人没有能够过上一个原本是喜庆的春节。

  中国防疫博物馆中陈列着各种历史文物。曾经是他们儿时见过的东西,它们有的很普通,有的就是像自己17年前所戴的口罩那样,只不过他们那时候戴的是儿童的口罩。历史就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把生活中的现实沉淀为历史,变成了博物馆中的藏品和博物馆中的展品。

  显然,我们当下与这场疫情相关的一些具有重要意义的实物,在不远的将来都是重要的历史文物。因为我们曾经遇到过20年前、30年前的一些重大的社会事件,正好像我们很多前辈见证过新中国的开国大典那样。眼前的现实会成为未来的历史。因此,保留现实中的历史资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因为有些稍纵即逝,有些在今天看来是很普通,正如同我们看40年前的粮票、布票、肉票、油票、肥皂票等等那样,40年前的各种票证也是以极其普通的身份而成为社会上流通的一种证件。而我们今天面对新冠肺炎的各种努力,包括各种方式,所反映的都是举国上下共同战役,就是希望能获得安宁,能尽早从这疫情中过去回归到正常的工作与生活。



















  因此,当我们宅在家里的时候,当我们下楼的时候,当我们走出小区,走出胡同,我们会拿着居委会或者街道办发给我们的“出入证”,这一非常普通的证件成了维系了我们安全的保障。这些普通的出入证的形式各不相同,它们有的上面有提示的内容和所在地的信息,有的只有一个名称,有的还有一些特别的关照;它们中有的印制讲究,有的比较简单,甚至是复印;有的有塑封,有的就是一张纸片;有的是单面,有的是双面;有的有简单的设计,有的则是最为简单的排版。而共同的就是它们上面都盖了一枚红印,或者是居委会,或者是物业公司,或者街道办事处等等,这是象征着管理权力的一种责任。因此,当每一个居住在这个小区或这条胡同、街道中的居民拿着它就可以进出。这是一种有效的管理。在这样一种非常时期的管理方式中,人们看到了一个普通证件的重要性,因为要防止人与人之间的传染;因为要最大限度的减少人员的聚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控制住疫情的蔓延。

  可是,在我们生活的城市,不管是在武汉,还是在北京,还是在一个普通的村镇,谁想过在中国有多少种这样的出入证?又有多少数量?应该是数以千万。而又有谁能想到,和许多紧俏的、值钱的商品都有造假一样,出入证的造假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有些小区的进出除了出入证之外还要配合身份证。不管真假都是现实的反映,这正是中国防疫博物馆中震撼人心的展品,虽然很普通。在这个展区中,眼花缭乱,既有品种的纷繁,又有数量的难以数计。而展陈方式中的铺天盖地,加之辅以各种多媒体的展示,人们既可以看到举国上下的协同,又可以看各地的差异,而目标都是一致的战疫。相信,展示中的丰富与多样,也表现出了收藏的意义。

  时间已经过去了40多天的。人们宅在家里像看电影的一幕一幕一样,从我们眼前已经过去了很多的能够成为防疫博物馆的收藏,可是,它们在一个过程中却已经沦为垃圾,或者它们正在处于作为垃圾的处理过程当中。因此,现在必须着眼于历史和未来,为未来收藏这些历史的见证。今天现实中的这些普通的物品和资料,在未来中国防疫博物馆中具有重要的教育意义,能够提醒我们的后人更好地关注公共卫生,更好地关注生命,更好地关注我们的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