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页 共388

陈履生:基层的趣味和选择

时间:2020-3-27 10:26:41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双日记  又是一天:阴历三月初三(3月26日)。在小公园内看着那些幸福的鸽子依然每天此时在天上飞翔,实在是羡慕。实际上在这个目所能及的天空范围之内,鸽子有几个不同的群落,分散在周边不同的胡同里。养鸽的人家都在自己家的屋顶上建有屋舍;而没有四合院的人家只能把鸽舍搭在阳台上,那规模相比较于四合院屋顶上的自然要小很多。这个鸽舍和人住的房子一样,差别很大。简的像违章建筑,随意搭建;讲究的如大户人家的别墅,有设计、有装修、有讲究。当然,鸽子在其中的享受也是完全不同的,正如同住在不同房子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但当它们飞出了鸽舍,翱翔在天空就根本看不出它们是住在什么样的状态之中。鸽群从头顶上呼啸而过,像二战电影中的轰炸机群,盛为壮观。它们在自己的范围之内不断的转着圈的翱翔,忽远忽近,忽高忽低,大致都在自己的范围之内。而群与群之间、圈与圈之间,互不干扰,它们共同造就了一个和谐的天空。

  因此,不管是什么样的群,不管是什么样的圈,彼此的和谐是非常的重要。从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到现在能够看到社会撕裂中的很多问题,实际上是群与群的不同,圈与圈的差异,核心问题是彼此的不融通。而彼此的对立,甚至是彼此的开战,则是新冠灾难中的次生灾难。本来一位作家困在家中写她的日记,只是一家之言,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然而,却超越想象的带动了群起而言之。这个群言就很可怕了,鸡一嘴鸭一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其中所反映问题的复杂性值得深思。和而不同,这是祖训,如果能像那些鸽子那样和平的飞翔在同一天空中就好了。

  先开的玉兰已经败落的不堪入眼,让人有点伤感。几天前还是那样生机勃勃,有着无限的诗意和美好的色彩关系,而晚开的玉兰正是盛期。正好遇到低垂的花枝,才发现花心之美是人们忽视的一种美的存在,而当它进入到你的镜头之中,若是专门拍其花心的话,那图像可能是出于想象之外的一种美的形体。显然,这是一种真实,这是一种脱离了主体关系的一种局部的真实。如果抽象来看这一真实花心的真实,是一种什么样的真实?所以,面对新冠肺炎以来人们所追求的真实,所得到的回应貌似是真实的,而确实也是真实的,但可能是一个局部的真实,离本体的真实还有很远的距离,正如同看玉兰花心的照片所呈现的真实那样。因此,从有图有真相的角度来看,所谓的图的真实也不一定是事物本体的真实。然而,真实在哪里?这取决于能够拿出真相的人想让人们看到什么,看到的则是看到了,看不到的或许永远看不到。

  真实的状况是,安定门内大街上的卖馒头的馒头店和卖糖炒栗子的炒货店,以前每天门前都是排队的长龙,这使我一直纳闷。周边有不少卖馒头和卖糖炒栗子的都是生意冷淡,门口罗雀,为什么偏偏这两家生意如此火爆?而且是日复一日。按理说,就馒头和糖炒栗子来论,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搞不出什么花样,为何有公众选择和接受的差异,而这之中并没有专业的评比,有没有专业的职称,更没有广告的炒作,也没有看到店内挂什么奖状和锦旗以及与领导人、明星的合影,何以能有如此的公众认同,实在也是值得研究的一些基层的问题。说实话,这种最基层的馒头或糖炒毛栗子是上不了台面的,大款们都是吃价格高的面包、蛋糕,这些可能是眼睛夹都不夹的。显然,公众认可的质量与口味,还有信任,则是无形的标准。或者说习惯于这种口味,甚至习惯于这种排队的感觉,这也可能反映出一种从众心理。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情况不同了,这两家店门前排队的人少了,有时候不需要排队就能买到,显然,与之相应的是街上的人也少了很多,所表明的是大批吃货还没有复工,看来复工的事也是一步一步的,就和疗伤一样,不能急。因此,我得以满足了从众的心里,尝尝这馒头和糖炒栗子究竟是什么魔力。说实话,真的是因为没有对比,难以说出究竟;因为没吃过别人家的馒头和栗子。就馒头记忆来说,好像没有什么差别。

  从2月7号以来,每天都能收到新浪微博发来的“微博辟谣信息汇总”。今天收到了“暂缓离鄂的是援鄂疾控工作队,不是医疗队”;“武汉市政府不再对新冠肺炎病人免费治疗?信息不属实。”;“武汉机场接回很多境外人员在盘龙城隔离?官方调查实为志愿者入住。”如此等等有数十条之多,真的搞不懂这些人造这个谣干什么?而且天天都有各种各样的谣,既给政府添乱,又给民众添烦。而且有的谣言从中国造到外国,又从外国造到中国,不是出口转内销,就是进口转内销。反正都是内销,国内内部消化。这年头谣言太多了,消化不良是很正常的,副作用也是显然的。俗话说“无利不起早”,这之中有什么利益关系?如果有利益关系,应该从根本上斩断这种关系,以解决根本问题。

  百字计划接近尾声了。越到最后越难,因为在百字之内有个选择的问题,有的有反复,有的权衡再三。这影响人生的百字,因人而异,正好像我们看天上的鸽子、看公园里的花一样,而同一个人也因为当时的温度、风力以及心情而感觉有所不同。

  明

  《周易·繫辭下》曰:“日月相推,而明生焉。照臨四方曰明。凡明之至則曰明明。”《老子·第三十三章》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中庸》曰:“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誠則明矣,明則誠矣。”司馬遷《史記·淮南衡山列傳》:“臣聞聰者聽于無聲,明者見于未形。”《左傳·襄公十四年》曰:“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明。”《老子·第三十三章》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老子》曰:“明白四達,能無知乎?”

  《易·乾卦》曰:“天下文明。”王逸《楚辭》注:“修行清白,皎然日明。”


  法

  平之如水,故從水。故治國無法則亂,守法而弗度則悖。(《呂氏春秋·察今》)蘇軾曰:匹夫而爲百世師,一言而爲天下法。《潮州韓文公廟碑》《禮記》曰:謹修其法而審行之。司馬光《與王介甫書》曰:言利之人,皆攘臂圜視,炫鬻爭進,各鬥智巧,以變更祖宗舊法。“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孝經·卿大夫章》)

  通

  往來不窮謂之通。(《周易·擊辭傳》)推而行之謂之通。凡人往來交好日通。政通人和,百廢俱興。——宋·范仲淹《岳陽樓記》

  《易·擊辭》“通神明之德。《學記》知類通達。

  《東方朔·七諫》聚人莫可與論道兮,悲精神之不通。

  通曉;通玄;通心;通明;通幽;通圓

  《爾雅》四時和為通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