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页 共388

陈履生:中国防疫博物馆的Logo与形象设计

时间:2020-4-1 9:28:46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由深圳设计师朱黎设计的中国防疫博物馆的Logo以及其他视觉形象应用,是非常特别的创意。中国防疫博物馆的专业指向不同于其他类型的博物馆,因为与史无前例的新冠肺炎病毒和灾难的关联,而馆藏以及展示的内容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灾难和不幸,是人们刻骨铭心的历史记忆,而这又是大家共同的经历和遭遇。

  作为一座国家级的博物馆所承担的使命以及大家的期待,要通过这个简单的Logo和在其它应用中体现出来是有一定的难度,关键是公众的接受。比如英国的瘟疫博物馆,就是用的鼠疫中的老鼠为标志形象的主体,显然,这在中国就很难被接受。朱黎的设计以他特有的方式表现出了他的才情,以及他对于设计的一种独特的认识,尤其是他在博物馆、美术馆的平面设计等方面所具有的经验和积累。

  深圳设计在国内独领风骚。而年轻设计师朱黎的设计往往会别出心裁。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时期,朱黎以他特有的情感和生活感悟,通过这一设计让人们看到了他对于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独特的感受。春节前他去湖北黄冈看望父母,本来就是看一下就要回到深圳,没想到遇到了封城,他不得不滞留在黄冈的父母家。这一段故事和很多人的遭遇一样。在这一个完全在预想之外的长时间的封闭过程中,他遇到了很多的无奈,首先是他没有带电脑回家,这对于设计师,对于年轻人,是难以想象的。他原计划过几天就要回深圳,懒得带吃饭的家伙,好好放松一下,更多的时间陪陪父母。可是,当他像个战士封闭在一个战壕中的时候,却因为没有带枪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此中的烦恼,每人可都能够想象到其中的万般无奈。就这样他度过了一个非常时期,而于此间开始考虑防疫博物馆的形象设计。

  朱黎的设计把握了防疫博物馆的一些根本性的问题。他用了人们最近经常看到的在显微镜下的新冠肺炎的细菌形状,这个冠形以及这种毒菌的传染的特点,其形状不管是大还是小,空间的联系不管是强还是弱,都有一个关联性的问题意义。对于博物馆的形象设计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毫无疑问,博物馆的形象设计非常特别。首先它有一个专业认同的问题,这就是它和这个专题博物馆之间的关系,因此,关联性是最重要的,既要让人们了解它,认同它,又不是一般性,而是有专门性和独特性。这个专门性就是它只能适用于这座防疫博物馆,而不能用于其它。当然,其延展性也是形象设计的一个重要方面。因为对于一座博物馆来说,除了Logo之外,有很多具体的应用,而这种应用的方方面面可能因为应用的不同类型而有着不同的要求,所以,在不同类型中的延展应用的问题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考量。

  朱黎的设计有很好的通用性和延展性,其延展应用包括博物馆馆内的许多方面,大大小小,如海报、名片、文件夹、手提袋、工作人员的身份吊牌、信封信纸等等,每一项具体的应用都能够看到他很好地把握了这个Logo设计中的一些形象符号,他把Logo中形象单元分解成若干,并进行有规律的重新组合。至于在色彩应用方面,以绿色为主体的这样一种设计,包含了对于和平与幸福的憧憬,这是设计师首先要考虑的一种公众情感。

  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形象设计运用到整个的建筑设计之上,并关联到博物馆的方方面面,不管是展厅还是海报,不管是室内还是户外等等,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独特的设计与之关联的很多问题。因此,可以说在未来的中国防疫博物馆中,这一形象设计应该能够很好的起到标识和导向的作用,因为它非常鲜明,非常明确,而且非常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