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2

陈履生:一页重要的史料,牵涉到一件事,关系到很多人



时间:2017/10/19 13:51:55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有微博网友给我私信,告知他有一份关于张仃先生的资料,却是一份胎死腹中的关于创办“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的批复。

  这是一页重要的史料,牵涉到一件事,关系到很多人。

  1981年3月21日,原建筑材料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宋养初(1914~1984),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材料工业部”的信笺上给黄胄手写了一份公文:

  黄胄同志:由你申请创办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经我部研究同意,挂靠在玻陶局。21/3   宋养初。

  下面依次有黄胄、张仃、黄永玉、关山月、亚明的签名。迄今5人中只剩下94岁的黄永玉先生了。非常有幸,我与5位先生都有交往。他们之中关山月最大,1912年生。依次是:张仃1917年生,亚明1924年生,黄永玉1924年生,黄胄1925年生。其中张仃、亚明、黄胄都有共产党军中背景,张仃在延安待过,黄胄是西北军,亚明是新四军;而关山月、黄永玉属于国统区的,都有香港背景。

 5位著名画家的签名是这页纸之所以珍贵的另一方面,5位名家的签名为什么签在这公函上面?这也是另外的疑问,常理是5位画家签名写报告给部长,支持黄胄先生申请成立“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

  既然部长都批复了,也有具体挂靠的部门,为什么“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至今没有成立起来?其间发生了什么?而黄胄先生为什么要申请成立这个协会?

  又为什么是由画家黄胄先生来申请成立“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而不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张仃院长来申请?按理说由行内的张仃先生来申请比较合乎情理。

  宋养初,江苏省泗洪县四河乡淮建村大柳巷人。在任职建筑材料工业部部长之后,又相继官至国家计委副主任,国家经委副主任,国家建委副主任。他是中共十二大代表、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

  就这一张纸弄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反映出文革之后、改革开放之初的思想活跃,也反映出美术界内部的一些问题。而黄胄先生从藻鉴堂中国画创作组、到中国画研究院、再到炎黄艺术馆的历程,有着诸多的瓜葛,想办事又遇到体制内的许多问题,最终以建成炎黄艺术馆而善终。

  工艺美术经历了“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未能建立的过程,其后连“中央工艺美院”都不保,其中的内部关联所反映出的问题,还是社会对工艺美术的认知和态度问题。如果中国美协中有工艺美术的席位,那么,何苦还要成立“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正如同中国美协中如果有书法家的协会,那也没有必要成立中国书法家协会。可是,1981年5月却成立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它比批复成立“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的时间还晚。看来隶属的单位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正如同“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隶属轻工部一样。如果当年中央工艺美院也像中央美院那样隶属于文化部,那结果可能会不同。话又说回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国家要外汇、要轻工,加强工艺美术人才的培养,用工艺美术赚取外汇。事实上,工艺美术在新中国以来为国家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工艺美术的风光不再,是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不复存在为标志,所以,如今这个词现在基本上都不在公众语词之中了。

  回头再想想,如果当年成立了“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那又会是什么样的情景?首先各地都要成了一个分会。继续想想,36年过去了,除了黄胄先生担任第一任主席之外,还会出现多位主席和更多的副主席,而每五年就要有谁是主席的纷争,那也是挺烦的。现在,没有,这个烦事以及与之相关的理事、会员这些事也没了。其他还有,如果成立了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36年来,又会成立诸多的专业委员会,其数量之多可能是美协、书协等协会难以比拟的。因为工艺美术界的行业众多,不仅仅是美协中的国、油、版、雕等,就说一个“雕”字,玉雕、木雕、石雕、竹雕、牙雕等等,都该有个专业委员会吧。好了,没有成立工艺美术家协会,这些都省了。这一省,又省去了各级的官员……

  (特别感谢给我提供资料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