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2

陈履生:说说博物馆中的说明牌



时间:2018/3/29 12:00:10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厅里的展签。

  与博物馆的空间以及博物馆展览中的诸多工作相比,说明牌只是“方寸之间”。正因为如此,说明牌在博物馆中一般都不会太重视,经常被忽视。尽管如此,说明牌在博物馆中却是不可或缺,因此,不可事小而不为。

  巴黎铸币博物馆对于盲人的关爱与服务是令人感动的,博物馆就应该有这样的服务精神。——Mr.陈

  说明牌又称“展签”,用以说明展品,应该是和博物馆同时诞生,是博物馆体现公众性的一个方面。可以想象的是,最初的英国收藏者把藏品捐赠给国家,国家向公众开放而陈列,为了让公众能够了解陈列品而以文字加以说明,这就有了说明牌。说明牌在过去很简单,现在一般来说也不是很复杂。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说明牌也有了多种方式,包括出现了二维码等现代化的手段;有的延展了服务还有盲文等。可是,传统的方式仍然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应该说是主流的方式。说明牌在展厅中,一般跟随着展品,不离左右,但也有在一个展柜内集中在一起的。说明牌通常是摆放在展柜内,也有粘贴在墙面上;还有独立的说明牌位于特定的空间内,或与护栏结合在一起,举凡此类特殊的种种,一般都表现为博物馆对说明牌的特别的重视。说明牌的职能是说明文物和艺术品的相关信息,通常包括展品的作者、名称、时代、尺寸、发现的时间和地点、流传的经过、收藏的地点等等相关的内容,进一步可以对展品做一般的叙述和描绘。更专业一点的,还有藏品在博物馆中的编号等等。无疑,这些内容的安排是各博物馆对于展览的要求而设定,内容可强可略,但必须以公众为基本的考量。说明牌应该以满足公众了解、认识展品的要求为出发点。因此,在越来越多的公众进入到博物馆的今天,博物馆对于展品的说明牌应该予以高度的重视。

  1824年建立的英国国家美术馆,当年最早的捐赠,编号第一号。好的博物馆表现在细节之上,表现在专业表现之上。——Mr.陈

  说明牌虽然事小,却关系到公众进入博物馆参观的基本感受和获得知识的多少,因为观众是通过各类说明牌来了解展览和展品的情况。在博物馆中,展品是多样而复杂的。有的展品本身比较简单,不管是表现内容,还是材质、工艺等,都是一目了然,且又不具有与其他相关联的内容;而有些展品却非常复杂,它可能自身就有很多的内容,甚至包括名称中的文字,可能都是一般的观众所不认识的,如中国古代青铜器中一些器物的名称有许多生僻的字,就需要用拼音来注释。至于丰富内容的解读,也需要博物馆的专家在说明牌中加以提示。还有一些展品与其他展品或者与墓葬出土等等有关联的内容,它们是展品信息的重要方面,公众对此也会有兴趣,这也是公众认识展品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客观来说,展品信息的丰富性,以及所表现的文物相关联的诸多问题,并不仅是展品的独立存在,它与即使没有在展柜或者展架或者在展厅中出现的展品都有关联性,那么,这种关联性所表现的丰富的信息所构成的与之相关的丰富内容,是需要在说明牌中加以说明的。否则,观众只是孤立的看展品,而不能获得与展品相关的更为重要的和多方面的信息,无疑,这会降低展览的文化内涵和社会职能,也会削弱展览的教育意义。

  说明牌依靠于展品,依附于展览,它不是独立的存在,但又有其自身的价值。说明牌的设计也有学问,也有讲究。说明牌的设计与博物馆的空间和展品有特定的关系,其形状、大小、色彩,以及具体的排版,还有所摆放的位置等等,都非常有讲究,都有美学的问题。现在有很多博物馆不太重视说明牌,一些说明牌的设计与安排不太关注公众的感受,有的说明牌很小,字也非常小,根本看不清楚;有的贴得很高,有的贴得很低,不便于观看;有的说明牌大小不合适,与展品不协调;有的因为展柜中的展品数量多,说明牌的摆放杂乱无章;有的说明牌花里胡哨,毫无美感。说明牌既反映博物馆的专业水准,又反映博物馆对待公众的态度。说明牌的设计应该既美观大方,又能丰富博物馆的展陈形式,以和谐为主要。

悉尼的监狱博物馆,每个展厅展签的标记是一只老鼠,因为以前这个房子里有很多老鼠。

  说明牌虽小却能反映博物馆在展陈细节上的考究,也能反映博物馆从收藏到研究等方面的的专业水平,更能反映博物馆对公众的态度。就说明牌的具体内容而言,可以更丰富,更多样,也可以更深动,更考究。一般来说,说明牌上的主要内容都是一些展品的基本信息,这对于公众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博物馆应该根据展览,根据展品,有针对性的撰写具体的内容,而不是简单化的用基本信息作一般性的表述。其内容要兼顾到不同的人群,要言简意赅的去说明其背后更多的内容,当然,能够兼顾到展品与展品之间的关联和其他方面,可能会更加有益于观众对于展览的解读。如何让说明牌更生动起来,文字的魅力也非常重要,有趣味的叙述有意思的内容,一定比干巴巴的交代要好,但是,现在博物馆界卖萌的风气盛行,这也有损于博物馆的品格,而有的卖萌有庸俗化的倾向。所以,文字的品格也很重要。说明牌文字内容的把握和拿捏并不是很难,但做好了也不容易。要让说明牌能够更加富有趣味性或者知识性,应该在这方面下功夫,使人们看到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有着对公众的一种特别的感情,这种感情就是文化共享中的温度。因此,说明牌如果能在博物馆中提示或者是启示公众,能够给公众在观展的过程中以特别的交代,那么,说明牌这一载体就算很好的完成了使命。

墨西哥弗里达博物馆展签是一只猴子,因为弗里达喜欢养猴画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