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2

陈履生:阻碍•阻隔 ——关于博物馆衍生品(3)



时间:2018/5/21 21:14:02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罗马Barberini博物馆的大堂不大,而且是老建筑改造的,但是设计了一条非常好的弧形的残疾人坡道,其一侧又巧妙地设计成了纪念品商店。

澳大利亚堪培拉国家博物馆的纪念品商店。

澳大利亚墨尔本国家美术馆纪念品商店。

澳大利亚悉尼监狱博物馆纪念品商店。

《文汇报》记者范昕

  当下有哪些方面阻碍了国内博物馆衍生品的开发?

  无疑,当下比较热门的博物馆衍生品的开发正形成影响到博物馆主业的潮流,实际上正处于一个误区之中。能够吸引公众关注的、能够真正将博物馆带回家的产品非常少,这个少可能也是出于我们的想象之外,当然与过去相比,我们看到了进步和成长,但是,也必须看到自身的不足,这个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博物馆体制和运营管理上的核心问题。当然,在有的博物馆衍生品商店中的产品也是有很多,销售却不尽人意。如此,就有必要研究其中的问题。


01

  缺少自觉

  首先是博物馆缺少自觉,这是最重要的。现在衍生品的开发搭在了国家政策鼓励的文创产业之上,作为一种与文化相关的新兴的产业,有着鲜明的中国特色。因为在博物馆高度发达的西方国家,不管是文创,还是衍生品都不是政府主导的,而是博物馆的自觉的行为,因为这关系到许多博物馆的生存,所以,必须自觉。自觉是前提。比如像荷兰的凡高博物馆与巴黎的罗丹博物馆,其衍生品的销售是博物馆生存与发展的重要的经济支柱,大概占到三分之一左右。而衍生品的内容也有很多,包括专业复制和授权等。自觉往往是来自生存的压力,而失去生存的压力往往就会产生慵懒,就不能把对衍生品在博物馆中的重要性的认识提升到一个高度,就不能将其与其他业务工作比肩。没有自觉,那只有是应付和顺应。因此,应该在体制上理顺其中的关系,将被动变为主动。


02

  缺少具有普遍认同的藏品和高质量的展览

  第二,衍生品的开发是依附于藏品和展览之上的。因此,要求博物馆能够有具有广泛知名度而又能被公众所接受的藏品,比如,卢浮宫有《蒙娜丽莎》。哪怕是像荷兰海牙的皇家博物馆只有一件著名的维米尔的《带珍珠耳环的少女》,就足以让博物馆处身立地。可是,我们欠缺。我们又缺少像凡高、罗丹这样的具有广泛知名度和国际影响的著名画家,如此,与之相关的与藏品关联的衍生品的开发就成为问题。罗丹博物馆根据《思想者》所开发出来的系列产品有很多,而凡高博物馆的《向日葵》系列衍生品也有很多。这些名闻遐迩的代表作支撑了衍生品,支撑了衍生品与公众之间的联系。藏品不仅决定了衍生品的内容,同时还决定了衍生品的销售。如果没有特殊而重要的藏品,那就只能是一般性的衍生品。

  由此来看博物馆的衍生品,并不是每一家博物馆都可能获得成功。因为如果缺少一些专业的内容就不可能带来衍生品开发上的一些奇迹。而在中国像故宫这样的特殊的文博单位,在全世界只有一个故宫,那么,它的内容和故宫自身的专业内容是相关联的,而支撑衍生品的是“游客”,而不是博物馆中的“观众”,这就是特殊性,正好像我们看到的像凡高博物馆和罗丹博物馆那样所表现出来的在专业内容上的特殊性。所以,它在某一方面的成功并不具有普遍性的意义,而我们如果把特殊性看成普遍性来推动的时候,就可能会把文创或衍生品的开发带入到一个误区之中。

03

  缺少有针对性的开发

  第三,停留在衍生品的通用性的层面,缺少有针对性的开发。中国的各类博物馆在一年内举办的展览数量在世界范围内比较是最多的,一年往往有几十个展览,而有的档期少的只有一两周,如果对其中的每一个展览都来开发衍生品是不实际的。国外绝大多数博物馆一年就是办几个临时展览或一两个特展,所以,就有可能针对展览而开发与展览相关的系列衍生品,有的展览衍生品有数百种之多,琳琅满目。我们的衍生品缺少与展览的关联,有的也只有几件、十几件而已,没有系统性,不成气候。

  国外一些做得好的博物馆与展览相关的衍生品的开发是常规的手段,是经常所能看到的一种积极的表现,因此,配合展览的开发往往会提前到一年左右的时间,等到展览开幕的时候,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与展览相关的延伸,是一个系列的产品线。而这一系列的产品会带动人们去关注博物馆中的展览,因为这些衍生品展现了这个展览中最精彩的内容和展览中最有代表性的展品。衍生品和藏品和展览是一种相辅相成的互为促进的关系,衍生品成为博物馆推广展览的一种手段,这种手段对于博物馆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个重要性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的原因。

04

  缺少强有力的的经济支撑

  第四,经济问题也阻碍了各级博物馆得衍生品开发。衍生品的本质是与博物馆关联中的文化与创意,而核心问题则是在经济方面。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公立博物馆是国家财政支持的年度经费,虽然不是很富裕,都是紧巴巴的,但基本过日子没有问题,保证不会关门。这就缺少了压力。西方的一些国家中的博物馆很多都不属于国家;有的属于国家,但国家财政不管。比如,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但它不是美国政府财政管辖的的公立博物馆,因此,馆长在经济运营不善的情况下,理事会就会罢免他。而凡高博物馆、罗丹博物馆都属是公立的,可是,政府不给它运营资金,需要自己去找钱,去创收。这样的博物馆对于衍生品的开发是积极的、主动的和必然的。我们在经济方面如果没有像西方国家那样成为一种必然,就会阻碍博物馆衍生品的开发,还会表现出在开发上的局限性。像罗丹博物馆和凡高博物馆虽然是孤立的个案,实际上博物馆在缺少国家财政支持的情况下,创收都是有难度的,而通过衍生品的开发来获得整个全年运营经费的三分之一左右,这种成功的博物馆在世界上也不是很多。因此,这个年度的资金预算对于博物馆的生存有着重要的关联,所以,他们必须有积极的主动的行为,否则博物馆的馆长就会面临下课。

  衍生品的开发如果要上一个台阶或者进一步发展,就要在体制上解决一些相关的问题。因为在举国体制下的国有博物馆事业的发展,除了国家财政支持之外,有的博物馆虽然也有理事会,但是,理事会实际上是一个牌号,并没有在实际运作中产生作用和影响,有的大馆因知名度会获得一些社会的支持,而绝大多数博物馆在当地是很难获得社会的支持。这是一个矛盾,一方面是博物馆缺钱;另一方面是博物馆在扩大社会资源来支持博物馆事业方面,又有一定的限度,有政策上的问题。那么,这样一种限度会带来博物馆整个运作上的一些问题,尤其是给博物馆的衍生品开发带来困惑。

05

  缺少专门的经营推广人才

  第五,博物馆缺少专门的经营推广人才。博物馆的衍生品既要开发,也要和推广。如果能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将博物馆的商店开到时代广场,那么,就需要博物馆有专门的人才来从事推广的工作。而我们的博物馆从业人员,普遍是转行而来,缺少在推广和营销方面的专业基础和能力。当然 ,衍生品的推广也需要资金的支持,而我们的许多博物馆缺少这样专门的经费。

06

  缺少优秀的设计

  第六,衍生品作为文化创意产品,缺少优秀的设计,有的既没文化又没创意。这是阻碍衍生品设计的一个重要问题,显然,茶杯垫不能只有方的和圆的,也不能就是哪些常见的材质和品质,也不能只是将藏品的照片印在其上,这种没有设计的“设计”,普遍出现在我们的衍生品设计之中。能否有一些创意的设计,关系到衍生品的出路。另一方面,我们的衍生品缺少一些与著名的美术设计家和美术家的联系,不能利用他们的影响力而开发出与市场相关联的产品,而像黄永玉、韩美林等著名的画家,自己都开发了一些衍生品,在他们的粉丝的拥趸下,有着固定的消费群,显现出了衍生品的艺术魅力和市场潜力。

07

  缺少工匠精神

  第七,与材质相关的工匠精神欠缺,许多衍生品粗制滥造,一看就是义乌的贴牌产品(这里没有贬低义乌产品的意思)。博物馆作为精英文化之所在,其衍生品必须要有与其相配的品质,那么,精致是必须的,材质也应该是很考究的。

08

  缺少消费市场和消费能力

  第八,消费能力的不足。一方面是没有激发消费的优秀的衍生品;另一方面,实际的消费能力有限也是制约和阻碍。没有消费基础的博物馆衍生品的开发一定会局限在有限的范围之内,也不可能出现了人们所期望的那种时尚潮品、爆款,更不可能为文化创意产业做出贡献。

纽约的毕加索画廊——毕加索孙子开的——孙子给爷爷开个店很好。 

  文章来源:2018年5月18日《文汇报》,原标题:没有一流的藏品及展览,博物馆衍生品的开发就没有根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