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5

陈履生:信,信也



时间:2018/7/20 15:25:41 文章来源:陈履生 陈履生美术馆 

邵宇 《深圳展览馆》 1977年

39.5cm x 54cm  纸本水彩  深圳美术馆藏


  深圳美术馆的前身是深圳展览馆,始建于1976年,是深圳最早的一个艺术品展览机构,深圳特区成立后,经市政府批准,于1987年正式更名为深圳美术馆。


信,信也

陈履生


  40年前,窗是关闭的,看不到外面的风景。开窗放入大江来,中国的一切由此开始进入到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在40年历史发展的过程中,有无数的事物见证了这一历史,在中国美术界,深圳美术馆和深圳一样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崛起,就是其中的代表。

  一座美术馆的历史,是一个与无数美术家交往的历史。历时愈久,交往愈深。可例外的是,在中国,深圳美术馆并没有久远的历史,却是因为基于改革开放而突升其地位,与那个时代中的诸多美术家建立起了联系,表现出了它的特殊性。因为深圳面临港澳,而那个时期的中国在文革之后满目疮痍,物资匮乏,画家生活清苦。改革开放打开了那扇窗,那些饱受文革之苦的老画家在劫后余生中看到了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窗前风景,感受到了新时代的春光。他们老骥伏枥,壮心不已,来到深圳举办展览和交流,为了中国艺术美好的未来,耕种播撒。

  40年前的深圳无从谈起。但1978年之后,随着深圳的崛起,深圳美术馆逐渐成了中国美术界连接港澳与海外的桥梁。因此,一批老画家相继在深圳美术馆举办展览,居住在深圳创作作品,留下了他们暮年的艺术旅痕,成为见证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美术发展和成就的重要史料。其中,深圳美术馆作为一方面服务公众、另一方面服务美术家的文化机构,除了专业的责任和担当之外,还为美术家们做了许多生活服务方面的工作。扶老携幼,是历史留给我们的一幕。而当这一切成为历史之后,今天能够还原历史的就是现今保存在深圳美术馆的一批书信。这批书信的内容广泛,在有关联络展览并与展览相关的工作之外,还涉及到很多方面,如:

  陈大羽推荐南艺图书馆馆长联系代购图书并代售南艺老师的作品;吴冠中请转至香港《明报》的稿件;赖少其说明展览情况;白雪石请转画给香港《文汇报》参加40周年纪念画展;沈鹏推荐赖少其的展览;林墉推荐收购天津画家杜滋龄作品;李世南求购《徐渭画卷》;蒋兆和委托买相机;宋文治求结清稿费并换外汇为安徽博物馆画家购买彩电;朱屺瞻请联络纽约东方画廊举办展览并为协助其女婿在美定居;姚有多委托照顾赵朴初先生的侄女赴美国留学经深圳、香港的相关问题;谢稚柳请接待上海青年作家;唐云在深圳借款、还款;杨仁恺求代购香港九龙黄医生治手颤药物。

  如此等等,虽然都是一些个人小事,却显现了那个时代的社会背景,以及改革开放初期美术家的生活状态,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那个时期美术家的生活状况以及品德风范。而所有的一切在今天看来恍如隔世,正说明了改革开放给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的翻天覆地变化。所谓的以小见大,通过这些片纸只字透射出的历史线索,是我们研究这一时期社会进步与美术发展的珍贵资料。

  庆幸的事,那个时代沿袭了传统的通讯方式——书信。家书抵万金,书信的传统不仅是一种内容的沟通,更重要的是绵延久远的一种生活方式,其书写的手迹也为我们今天了解这些著名美术家的书写状况,包括个人的书写习惯与行文风格,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在今天的数码时代,当人们已经接近忘记书信的时候,看看这些一封封有着历史印记的书信,却能够让我们感受到文化的温度,而非数码或屏幕的千篇一律。

  因此,举办这样一个特别的展览,除了种种与美术、美术馆等动机之外,似乎还在唤醒人们重新回归到书写的温情之中,用传统的方式架构数码时代特有的一种表达,用温情脉脉来丰富今天的生活。




部分展出信札欣赏

蒋兆和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札

子源馆长:

   再抄寄上相机型号,此间传说单买镜头可免税,如不确即作罢,汇款已收到

   近日准备为您处作画,待您来京时当可请教了。专此顺祝。

  春绥

     兆和    二月二十日


 

蒋兆和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札

子源同志:

   

  阁下,将于三月中旬赴京,又为畅叙不胜欣慰。

  关于润金仍交银行转账办法可也,我需买照相镜头一个,不知是否有便,代为在港购买,如不至太麻烦希赴京时顺便带来如何,需款若干请在润金中扣除。

  今冬身体曾未多病,然精神不佳,故未作画,稍待天气暖和可能为贵画廊制作。此复順颂,春禧

    蒋兆和   壬戌  二月  十日



唐云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封

关山月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札


深圳博雅画廊负责同志:

  贵廊开幕,未能前往参加,十分抱歉!前由黄笃维同志带上拙作一张,以备陈列,请查收至盼,匆匆顺祝

  工作顺利

关山月笔

七月七日


邵宇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札


子源  炳安同志:

  我因公来徽见到赖少其同志作品,建议可在深圳展出,画在全国各地展出,颇得嘉评,你若同意,可给安徽文联来信。

  另我去港大展览事均经各方批定。正在准备中。

  林楷正在赶画。王子武同志不知有信给你否。老赖展品建议可提前展出,因他二人作品均在准备中也。

  诸由沈鹏同志面叙不详。小穆郑锦甫同志,(注:以上四位均为人美社工作人员)近期内即可去深。敬礼

 十一月九日 

邵宇于安徽

邵宇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封


宋文治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札


  子源兄好!我回宁后有小恙,经医治并动小手续已逾,并验查结果良好勿念。现在休息中,嘱写八尺小卷,因高温又要养理,不能动手,我即将去年作的一丈多手卷赠玉明儿的,他送上请结清帐目,借条交他为感。如要写引首无俪金纸,我十月上旬要到深圳来写,再一次感谢你大力支持。

    

  致  夏安  张副经理 问安  

弟 文治顿首   七月十日



吴冠中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札


老雷、小李同志:

    记得你们说予备将荣宝斋印的小明片“鼓浪屿”作目录插页,我觉得此画色彩印得离你们原作太远。今另提供三件,请你们挑选,我看那幅小的“山村”印得不错,可考虑,此画去西德等地展出后迄未返京。“雨后山村”不久前在日本参加“日本、印度、中国”三国联展,迄今亦未返国。

   握手      

吴冠中   (1980) 三月十五日


周昌谷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封


黄胄与深圳展览馆时任馆长雷子源的信札

子源兄:

  在香港要了两次电话没有通,我于五月一日返京,一切顺利。

  上次王桂鸿兄谈收画问题以后也未见您联系,这批画我要出版,最多请您留十幅。(一幅赠展览馆者除外)其余作品请速退回北京为盼。有一幅六裁墨犬请黄贵权医生转交简庆福兄。谢谢此祝

  夏安。

黄胄   五月六日


子源同志:
  我从北京出来,先后到安徽、上海,今来广州。
  本要到深圳,现在看来暂时不能成行。
  在安徽时邵宇、赖少其谈到,希望将赖少其作品在贵馆展出。今将邵宇同志信转上。
  即颂
  近好

沈鹏  11月20日

  如同意展出老赖作品,请即发出正式函件。至要。


炳安同志:

  您好。经上级批准,我于去年十月二日到香港举办画展。现发现社会上因不明真像流言颇多,因此我给对外文委几位负责同志写了一封信,现复印一份送你一阅。敬礼。     

赖少其

七月廿三日


黄镇

仲明

而復    同志:

  最近几个月来,先后以新华社内部参本材料、港澳工委材料、《美术家通迅》特约通讯员发了关于『赴港画展混乱现象』的专稿,其中有指名或不指名攻击我的地方,似乎我也是造成『混乱现象』的罪魁祸首之一,如说我的一幅画高达二十万元(其实是二十二万港币)很多报刊(据说有九十四家报刊)为我宣传『很不好』。我们的画展在港展出,港澳工委负责同志是首席顾问,在港时我们也向他们作了汇报和请示,并没有指出我们有不妥之处。买主是香港廖烈文先生,他和我并无交情,至今也尚未蒙面,画展是九龙狮子会主办的,属于『义卖』性质,廖先生以二十二万港币买我一幅丈二匹山水画,价钱是他的朋友商定的,出钱买画是他自顾的;而这二十二万元港币,除了展出费用外,百分之四十五畄香港做公益事业(举办义学和给众人开办免费诊所),百分之四十五上交国库,百分之十给画家作稿费,这都是经领导批准的。就我个人来说:又把应得稿费百分之九十给本机构买了汽车与复印机,也是经领导批准的。廖先生的义举,不论其动机与目的,都是正当的、爱国的、无可非议的。我的所作所为也是符合党的原则。至于香港九十四家报刊发表评论,除了我党领导的左派报刊外,绝大部分是中间派报刊,还有右派报刊,都是说了好话,据香港朋友说:是从来所没有的。由此可见,是很得人心的。为什么反而说『造成混乱』岂不使人吃惊吗?


  我今天才看到《对外文委简报》第八期『关于赴港画展混乱现象及改进意见』并注明是根据港澳工委材料整理的,已将上述我所举的两则不实之词去掉,这是实事求是的表现,使人高兴。但由于先后发了三种『内参』,影响极坏,为了『以正视听』所以我写了这封信给你们,并望能在《对外文委简报》上发表;同时,也将印发给关心此事的有关负责同志作参考。

  专此,致

  夏安。

                                         赖少其

                                           七月廿二日于安徽



邵宇 《深圳展览馆》 1977年

39.5cm x 54cm  纸本水彩  深圳美术馆藏



  文中图片均来自深圳美术馆微信公众号,特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