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2

陈履生:我与大桥



时间:2018/8/29 9:20:17 文章来源:陈履生 陈履生美术馆 

  附记:因江苏美术馆策划一个南京长江大桥的专题展,而今年应该是大桥落成50周年。策展人从微信中看到了我的高中毕业证书,希望借展,同时希望我写一段感言,于是便有了上面的回忆。


  橋能破水之阻隔,故有架橋鋪路之善舉。中華名橋遍地,歷史久遠,然限于河,于江海不能。江洲人世代望江興嘆,無能爲力。余上世紀六零年代小學畢業,首次離家過江,汽車行至江邊,弃車坐渡船而達對岸,複乘鎮江接應之車。此中不便一言難盡,而遇颱風則中斷,望穿江上迷霧。南京長江大橋通車,天塹變通途,標志時代建設之成就,鄉人由此亦起大橋之夢。一橋飛架南北,乃國之驕傲,時人爭相目睹奇迹,幷以此爲榮,然談何易耳。七零年代初,娘舅曾携余前往,令少年心潮澎湃,四十餘年尚不能平息。是日晴空萬里,坐車至北橋頭而下,步行至南方。高聳之橋頭堡,林立之玉蘭燈,氣勢雄偉。伴江風習習,步量大橋尺度;賞遠處江景,念天地之悠悠;觀南岸工廠與樓宇鱗次櫛比,贊繁華之景象。七四年,余高中畢業,得有大橋圖案之證書,倍感親切。而此中筆迹乃出余之手,當年校中寫寫畫畫,小有名氣。畢業之後,投入到宣教之中,批林批孔,捎带周公,不知所以。此後到南京,游明孝陵中山陵,而觀橋餘興未消,複有大橋重游,則由南至北,同樣倍感自豪。此時鄉人過江,乃進步爲輪渡,稍覺便利。二度游橋而立志,若不努力,則不能過江也。恢復高考,余考入南京,終日與大橋同城,心滿意足。而教學樓大堂滿是大橋油畫,圖書館亦是,皆爲院中教授所作,學子無不佩服。翌年,曹師携余等同學,登橋邊六樓之平臺寫生,眼前之大橋又不同于橋上所見,而寫生亦不同于平常。因大橋結構繁複,故表現拘謹,更有烈日下毫無遮攔,故銘記于心也。然此作散佚,今不得見,不能以圖證史,則耿耿于懷多年。九四年,鄉人集資,圓長江大橋之夢。江洲告別天塹,從此不懼颱風。如今已有三橋,更爲便利交通。由此回想四十年變遷,感嘆家國之復興也。戊戌立秋后江洲履生记于京城安馨园。

与我同款比我晚两年的毕业证书,李本龙同学却在广东兴宁县

有长江大桥图案的证书,只是当年大桥形象的诸多运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