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2

陈履生美术馆五周年感言



时间:2018/9/22 11:42:15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陈履生美术馆所在的花博会园区

美术馆之春

美术馆之夏

美术馆之秋

美术馆之冬

美术馆五周年感言

| 陈履生 |

  第一次去江苏美术馆和中国美术馆的印象如同昨日。那是一种庄重和敬畏以及仰望,那时候我徜徉在美术馆中看展出中的作品非常认真和仔细,一幅一幅看过去,生怕有遗忘和走过,那种无比的敬仰的心情难以言表,不像现在这样急速走过,也不像现在这样总会遇到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找你讲话或拍照。我还是喜欢那时候的感觉,好像美术馆就是我一人的存在。

  我在美术馆中建立起了对于艺术的敬畏。而作为当时已经踏入艺术院校校门的我来说,这时候所看到的一切,基本上是一种专业的考量,看构图、看色彩和笔墨、看表现,甚至看画框和装裱。无疑,那个时候对于美术馆的认识非常浅显,我所知道的美术馆就是一个展示美术作品的场所。我也相信把自己的作品挂到美术馆的墙上,每一位画家都会感到无上荣光。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幻象有一天把自己的作品挂在美术馆的墙上,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毫无疑问,我所努力的一切,都是为了将自己的作品挂到美术馆内。

  第一次把自己的画挂在展厅(此时还不能称为美术馆)的墙上,是到了毕业创作的毕业展览上。当年的毕业展览在南艺美术系的小展厅里,那个时候展厅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小,几无设施可言,面积狭窄,可是,我们如同儿不嫌娘丑一样。实际上,当年没有眼界,也不知道娘的美与丑,反正是娘都是美的。在南艺的7年时间内,在美术系的展厅内看了无数的展览,只知道在这里办展览不容易。我的硕士论文答辩会就是在这个展厅内举行的。而如今的南艺有了像样的美术馆,宏伟宽敞,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毫无疑问,美术馆见证了时代的发展,美术馆也见证了中国美术事业的发展。

  今天,当我们看到了国内大大小小的众多美术馆相继出现的时候,会想到很多老一辈艺术家都曾经为自己的美术馆而努力。在我的印象中,那一年陪台湾画家刘国松先生去看望黄胄先生,黄胄先生特别安排见面的地点在炎黄美术馆的工地。黄胄先生用拐杖指着工地,叙述者他的未来蓝图,这就是后来建成的在北京亚运村区域的炎黄艺术馆。很多人都说黄胄先生是因为炎黄艺术馆的劳累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想对于一位艺术家来说,能有如此宏伟的美术馆的存在,用生命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在很早的时候就看过宋文治先生在太仓的纪念馆,实在是无比的敬佩,因为家乡对于地方名人的重视,对于离开家乡而奋斗一生的艺术家的肯定和认可,就是给他们建立美术馆。因此,在这种种的记忆中,几十年我都没有建一座属于自己的美术馆的梦想。当然,人的梦想是与时俱进的。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梦想,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追求。黄永玉先生曾告诉我,有位记者采访他,问黄先生的梦想是什么?黄先说,我都九十多岁了,现在不做梦了。当然,黄先生虽然九十多了,梦想还是有的,至少他想把他那长篇小说《无愁河上浪荡汉子》写完。他对记者说不做梦,只是他不愿意说而已,不愿意对记者说出记者所需要的回答。

  因为偶然的机会我得以在常州、可以说是我的家乡建立自己的美术馆。这是完全的意外,完全没有想到,完全不在梦想之中。现实中有很多梦想是可以说出来的,有很多梦想是难以言表,有的梦想是能够实现,而有的梦想可能终身只能随风而去。所以,我是幸运的。幸运的有时都怀疑是不是从那个江洲小岛走出来的。

  上个世纪的80年代后期,我希望从美术史论的研究中重新回到画画的行列,像古代文人那样,做个业余画家。所以,第一次在中国美术馆大楼外的东南侧的画廊举办了生平第一次展览。那个时候的感觉还在,温度尚存。开幕时来的人也不少,包括历史博物馆的史树青先生。当然,来的人之中绝大多数都没有听说我画画,他们都很好奇。我终于和中国美术馆沾上了边,那真是美术馆的边。很多中国艺术家到那个属于卢浮宫建筑但不归卢浮宫所管的那个画廊中举办展览,回来说是在卢浮宫举办展览,这种虚荣心对于每位画家来说,可能多多少少都有,而且深入到骨髓之中。所以,很多画家都为自己的美术馆的梦想而寻求各种各样的方法,各种各样的办法。由此来看,美术馆又是一个掠取功名的场所。真没想到,2014年,我从中国画研究院调到中国美术馆工作。

  因为常州武进区要举办第八届花卉博览会,为了打造一个永不落幕的花博会,需要引进一些文化设施,因此,有了“雅集园”的构想。因为有了雅集园,就有了五个博物馆的安排,而这里就有一家“陈履生美术馆”。非常荣幸的是“陈履生美术馆”能够与老校长的“刘海粟 夏伊乔艺术馆”毗邻,实在也是天意。

  2013年9月22日,“陈履生美术馆”在雅集园开馆。那时的场景是难以忘记的,只不过好像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却过去了5年。这5年中,当年出席开幕式的我的导师林树中先生已经故去。我非常感谢他对我的培养,感觉所有老师对我的栽培,感谢所有师长对我的厚爱,因此,当看到很多成就远远高于我的老师辈还没有自己的美术馆,或者他们没有得到各级美术馆的重视,却渐渐地被人们忘却,我感到非常不安和汗颜。我想这些前辈、这些老师应该有自己的美术馆,或者国家应该更加重视他们,让他们的作品有一个叶落归根的归宿,能够让后人在美术馆中学习、研究、欣赏、缅怀。显然,我们难以事事周全。因此,当我的美术馆落成的时候,我依然怀念我的那些前辈们,我希望将来有一天中国能有很多美术馆,能将前辈或当代优秀艺术家作品收藏在美术馆中,得到社会应有的尊重。

  5年来,美术馆不知不觉地从一个刚刚落成的几乎都是新栽树木、竹子的园区,变成了如今茂盛的像公园一般的有着美好环境的场所。每当看到此中一点点的变化,总是心情大好的感觉。感恩时代给予我的机遇。今年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显然,没有改革开放哪有我的美术馆的存在,那真是连梦都没有,正是梦想。美术馆走过5年,未来的事情还有很多,因为美术馆不仅仅是一栋建筑。如果美术馆只是建筑的话,那它只是建筑而已,当今的中国不缺建筑。美术馆有具体的内容,有专业的考量,有很多相关的职能,它与城市、与公众有着很多的关联,更重要的是美术馆是一个联系公众的特别的场所。

  我希望美术馆所在城市中的公众能够在闲暇之余,到美术馆来看看,哪怕你们不是来看我的作品,哪怕你是不喜欢我的作品,我相信,这里的自然风光的美丽,这里园林的精巧,这里的树木掩映,这里的鸟语花香,这里的一切都有可能给你心旷神怡的感觉。人或许就是这样,对于我的美术馆和我的艺术,或许你不喜欢,没关系,可能看看就习惯了,就喜欢了,正好想当年巴黎人看埃菲尔铁塔、看卢浮宫金字塔一样。审美是有过程的。

  美术馆就是这样的神奇,这样的美妙。在一个时光漫步的过程中,岁月给予我们的像春风拂过,一年又一年,在这里的存在都已经打上了一个时代的烙印。所以,未来的五年、五十年,美术馆永远是属于社会,属于公众的。当然,我也希望我的艺术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同,我也希望我的艺术能够得到大家的喜爱。美术馆只是提供了一个能够让我展示的机会,如果能够得到大家的喜爱的话,这正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美术馆存在的意义。5年来,有许多朋友来光顾,他们像见到老朋友一样。在这里我曾经接待过许多朋友,也与一些朋友擦肩而过。非常高兴的事情是在展厅中碰到一些素昧平生的观众,我往往会主动招呼;他们很高兴见到真人;他们邀请我合影。这些都很平常,都很有意思,男女老幼,不期而遇。我喜欢偶遇的感觉。

  今年是我们南艺七八级同学毕业40周年,我特别安排了我的大学同学们来到雅集园举办展览,7月6日开幕的那天,相见的拥抱,别后的话语,构成了一个个用年轮构成的感动的画面。那天的开幕午宴就在美术馆之中,这是5年来的第一次,我想让我的同学分享我的幸运与幸福。他们的到来让我非常高兴。跨越40年,1978级同学作品展盛大开幕

  5年来,美术馆的工作团队付出了很多,他们从没有专业知识,到如今能够用专业工作来运营和维护,其中有的岗位人进人出,但每一位的付出,都让我难以忘怀。

  5年来的一切感动都激发我未来要更好的去努力,更好的把美术馆运营好,让美术馆成为我们这个区域中的一处特别的文化设施,并为地区的文化发展做出贡献。

  2018年9月21日于北京

美术馆之晨

  美术馆之暮

  5年前

  Mr.陈在美术馆开馆时说,

  拥有一个美术馆

  是不曾有过的梦想,

  如今梦想成真,因此,我感恩

陈履生美术馆

  美术馆匾额题字出处

  陈:《怀令李超墓志》       北魏

  履:《彭城王元勰墓志》   北魏

  生:《孙秋生造像记》       北魏

  美:《郑道昭郑文公下碑》北魏

  术:《武昌王元鋆墓志》    北魏

  馆:《充华嫔卢氏墓志》    北魏


  陈履生美术馆东门对联

  由黄永玉先生书写:

  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

2013年3月23日的建设工地

2013年3月23日讨论装修和布展方案

2013年5月14日

2013年6月11日

2013年8月24

2013年9月22日,陈履生美术馆开馆仪式

2013年9月22日,陈履生美术馆开馆仪式前,常州的摄影爱好者慕名而来

2013年9月22日,陈履生美术馆开馆仪式上,我与我的老师林树中先生,我与我的学生李时兵、胡清清

2014年2月15日,与姨妈、舅舅和舅妈

2014年9月7日

2014年10月25日 中国汉画学会理事会在陈履生美术馆(常州)举行 

2014年12月21日,扬中高中同学毕业四十年聚会

2015年12月19日,中国广播艺术团一级指挥 滕矢初先生访问常州陈履生美术馆

2017年5月14日,老友邹明访问陈履生美术馆并捐赠作品

2017年5月17日,韩美林夫妇访问陈履生美术馆

2017年5月17日,韩美林与西藏军区原副司令臧跃军少将在陈履生美术馆

2017年5月17日,韩美林与贵阳孔学堂理事会理事长徐圻在陈履生美术馆

2017年5月17日,家乡领导在陈履生美术馆

2017年5月17日,家乡领导潘杰在陈履生美术馆

2017年5月18日,澳门基金会主席吴志良、中国文联副主席杨承志、中央美院原院长潘公凯访问陈履生美术馆

2017年5月18日,聘请香港侨福集团黄建华主席为陈履生美术馆名誉馆长

2018年5月13日,常州市副市长方国强与列支敦斯顿国家博物馆馆长雷诺、意大利米兰市侨领周小燕等在陈履生美术馆


2018年5月13日,全国政协马飚副主席率代表团考察陈履生美术馆


2018年5月13日,全国政协马飚副主席率覃志刚、于迅、范迪安等考察陈履生美术馆

感谢陈履生美术馆的工作人员,尽管换了一批又一批

陈履生美术馆之展厅

陈履生美术馆图书馆之角

  Mr.陈欢迎海内外新老朋友

  光临陈履生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