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2

陈履生:博物馆的服务应该表现出专业特点



时间:2019/3/24 15:01:00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由于资金不足,诺坦普顿博物馆与美术馆以1580万英镑的价格出售其馆藏的埃及舍卡姆卡(Sekhemka)雕塑。

  在博物馆的职能中,对物(文物)的管理和对人(公众)的服务从博物馆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存在的两个方面的重要职能。因此,不存在今天而有这种职能的转化。毫无疑问,博物馆不可能缺少对物的管理,这个物的管理就是藏品管理,包括了常规的管理、著录、修复等,也包括对于文物的研究、利用等。博物馆的重要职能和专业工作是离不开藏品的,因为离开了藏品的博物馆,它可能只是一座建筑,它就不存在与博物馆的关联以及对人的服务的问题。

  在近年来的博物馆发展的国际潮流中,博物馆对观众的服务已经提高到一个很高的认知层面,当然,这种认知层面的客观存在是基于传统的对物的管理的一个基本理念,因此,在收藏、研究、展示与教育的基本功能之外,现在我们所强调的与观众的互动,以及多元的体验等方面,只是一种新的拓展,但不能影响主要的业务,不能喧宾夺主。如果我们把这些观众的互动以及其他的有关服务,上升到一个核心层面的话,可能会偏离博物馆的主业,如果偏离了博物馆的主业,那么,所有的服务就没有了与博物馆关联的实际意义。比如说,服务做得非常好,非常的体贴,给观众一种礼宾的待遇,端茶递水,等等,可是,观众进到博物馆来之后看不到很好的展览,也没有看到很好的文物展示,甚至没有很好的专业状态等等。人家在获得这么好的服务之后,一定会想到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因为这里不是公园,也不是其他公共场所。公园只要有常规的一些基本环境就可以,而博物馆仅仅是有基本的环境是不行的。公园的一年四季只有树木的变化,博物馆的一年四季会有各种不同的专业安排,会有不同的展览和活动。博物馆需要有很好的专业才有可能吸引公众,对于每一位进入到博物馆的公众来说,能够得到最好的专业服务就是最大的满足,而这种博物馆的专业服务并不是像宾馆饭店那样的服务。

  英国泰特美术馆推出了面向青年的免费会员制,会员可享有多重福利,包括5英镑门票减免,咖啡店和纪念品购物折扣,带朋友看展还可享受优惠票价。

  不管是物的管理还是人的管理,都有个专业性的问题。有的博物馆为观众服务的调门很高,有的是碎碎念,可是表现出来的却是非专业状态。比如看个展览排队排几个小时,这在数字化的时代,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实在不可思议。在米兰看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圣玛利亚感恩教堂前没有观众排队,预约不仅让《最后的晚餐》有尊严,也认观众很体面。而在洛杉矶broad博物馆前面有排队的,那是临时动议造访的观众,而那些预约的观众则不需要排队。这种博物馆为观众服务的专业精神和专业态度的表现,是值得学习的效仿的。

  博物馆的专业服务是建立在很好的展览策划、藏品的利用、以及展览所表现出的许多为公众服务的具体内容之上。只有这样,观众进入博物馆之后才能感受到博物馆的服务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是一种博物馆的专业服务。与收藏、研究、展示、教育等专业关联的专业的服务,是博物馆的立馆基础。博物馆失去了专业,实际上就失去了博物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专业服务的每一个方面都没有止境,都可以在创新性的作为中表现出专业的态度。韩国的国家博物馆、美国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都有专门的设置,满足观众“模”展品的需要,在重要展品的周围设置复制品展台,或者设置专门的可以摸展品的区域。这种来源于公众需求的互动,是在专业基础上的满足。当然,创造能够与观众互动的专业服务还有很多方式,一定是根据展览和陈列的实际,这也区别了如商场内设置的一些互动环节。

纽瓦克博物馆的“让艺术播种活力”项目获得了阿罗哈慈善基金资助,用于开设一些老年课程。

  关于博物馆的营销以及营销策略,这在国内博物馆的主流中好像不是问题。因为博物馆没有营销的自觉,基本上是等客上门。没有营销的自觉是因为营销无关乎实际的利益,而没有利益驱动,为什么博物馆要开展营销。当然这是针对国内博物馆的一般情况而言。国外许多博物馆有着营销的自觉,是因为营销关乎生存。因为关系到生存,就会制定各种切实可行的营销策略。包括藏品的复制、借展的安排等。

  在2013年,在阿姆斯特丹的一间购物商场,荷兰国立博物馆还组织了这么一场与《夜巡》有关的快闪。所有人在商场的中庭直挺挺站好,接着一个大画框降落,直接框出了伦勃朗的《夜巡》。左边的“Onze helden zijn terug!”为荷兰语,翻译成中文就是“我们的英雄回来了!”直到最后,大家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荷兰国立博物馆的广告!


伦勃朗《夜巡》


著名设计品牌Droog Design工作室以荷兰国立博物馆所藏的17世纪油画《花朵与静物》创作的纹身作品

  (本文为接受《艺术市场》杂志采访答问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