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4

陈履生:创造和维护特色很重要



时间:2019/11/16 22:16:06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此为关于大学博物馆答《华西都市报》记者问之二】

 4、您在文章里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大学博物馆是大学的一面镜子,照一照就知道大学怎么样”,您在文章中列举了许多国外大学博物馆做得比较好的范例,能否放眼国内介绍一些我国自己的高校博物馆比较成功的例子呢? 

  陈履生:大学博物馆是大学的一面镜子,我们来对照就能看出我们的大学的状况和综合实力,以及我们称之为大学的这样一个教育机构所存在的问题。现阶段,我们的很多大学还没有一个与大学相称的大学博物馆,虽然,国内现在有一些比较好的大学博物馆,比如像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都已经建立了与大学相应的大学的美术馆,而像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等新建的大学博物馆也有一定的规模。像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这样的老牌的艺术院校,依附于自己长期的积累也有一定的收藏,而且他们的藏品与学校的教授、著名画家等等相关联,显现出学校美术馆的特色和特点。而过去的一些老大学,如四川大学博物馆的前身为1914年开始筹建的华西协合大学古物博物馆,1932年,美国哈佛燕京学社派葛维汉博士到成都接任馆长,借华西协合大学图书馆二楼辟为陈列室,这就成了“西南最完善之博物馆”。1952年,因华西大学博物馆划归四川大学,更名为“四川大学历史博物馆”。该馆现共有各类文物53000余套,合84000余件。还有南京大学的考古与艺术博物馆,所藏南唐王齐翰的《勘书图》是其唯一的传世作品,其他收藏也很丰富。这些收藏都是基于长期的积累所形成的,尤其是他们在上个世纪的20-30年代开始就累积了许多藏品,这些藏品的重要性也在中国的文博界享有威望。和西方很多国家的大学博物馆一样,依附于考古的累积和捐赠所形成的藏品体系,是特定时期的产物。1949年之后,中国的文物制度开始建立并逐步完善,大学博物馆通过考古来获得藏品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虽然大学中依然有历史系、考古系,文博专业也非常发达,他们也参与了各地的许多考古发掘,但是,发掘的成果往往归之于地方的文博机构。如此来看大学博物馆存在的问题,只有通过国家的法规或者国家的政策来协调文物资源,让更多的文物资源能够进入到大学博物馆。大学博物馆作为一面镜子,也能映照出国家文物政策方面的问题,需要做一些适当的调整以适应时代的发展。现在一方面是很多的文博机构库房中的文物堆积如山,库房远远不够用,很多藏品长年累月不见天日,很多藏品难以与公众见面,而国家如果能够协调这些文物的库藏,让它们进入到大学博物馆之中,充实大学博物馆,让大学博物馆能够在地区的文化建设,或者在培养新人方面有积极的作为。这样的文物政策的调整对于国家整体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也能够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5、您之前在文章中分析过,许多高校领导没有去看过几家博物馆、美术馆,审美教育缺失等问题,那么您认为,高校博物馆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掌舵人? 

  陈履生:对于每一家大学博物馆来说,馆长都是非常的重要,一馆之长至少应该是受过专业的教育,或者是有着专业管理的经验,最起码应该有专业的精神和专业的敬畏。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更好的去管理博物馆,而管理的前提是认识自己的博物馆,尊重历史与发展。但是,现实中有许多大学博物馆的馆长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经验,往往是考古专业转行而来,或者由主管机构任命而出。当然,他们有一定的文博知识,但不具有博物馆管理的经验。其中还有一些兼职的,还有一些因为有了博物馆的建置而成为馆长。这是一个体制的问题。在大学博物馆中,因为有与大学的关系,馆长一方面需要和大学最高领导的默契,更重要的是要磨合与大学相关专业的关系,比如说在艺术院校,美术馆的馆长要和艺术院校中的数十个专业相联系。而综合性大学的大学博物馆和大学中的很多专业也都有关联,这是和城市中的博物馆所不同的。那么,面对这种关联,需要有很好的协调能力。在专业方面,大学博物馆的馆长在建立和维护专业特色方面要不断努力,不能是有一任馆长就有一个特色,各做各的。大学博物馆的馆长除了首任,其后的接续很重要。西方的一些大学博物馆正是在百年的接续中形成了自己的专业特色,使博物馆成为大学的骄傲。大学博物馆的馆长可以有自己的专业成就,也可以在博物馆中表现出自己的专业特长。馆长如同伸出手来的五指,又长又短。如果没有专业而有为博物馆发展的心血和努力、热情和作为,那也是博物馆的幸事。不管怎么说,对于大学博物馆的馆长来说,就是要尽责尽力。基于体制的原因,我们的大学博物馆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还需要健全相关的联系,使得大学博物馆在一个相互的关联中能够显现出大学存在的特色。大学博物馆的特色很重要,能够创造和维护特色的馆长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