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2

陈履生:人类学在博物馆



时间:2020/2/2 10:21:00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作为老建筑改造的博物馆,其展陈是有相当的难度——房间多,但都不大。

  作为人类学博物馆,其内容的独特性都是关乎到人的种种——有些是熟知;有些是熟而不知,而有些则是全然不知。

  菲力贝斯库-塞西亚努之家博物馆作为一个城市中的人类学项目,收藏了反映18至20世纪的物品、家具、绘画和服装等,展现了布加勒斯特居民在私人和公共生活中受到的影响和各种社会关系。对于一座专业性较强的博物馆来说,它不可能像一般的展览那样做一个简单的陈列。因此,博物馆中的展览陈列的主题,展陈、灯光、展柜,如此等等都有着非常精巧和精致的设计,这也可能是全世界博物馆中所能看到的如此小空间中充分利用空间的设计,不拘小,不避窄,相反利用空间的特点而充分运用和设计空间。在展厅的展览空间中,公众的聚集,人员的流动,以及安全性和舒适性等,都应该有充分的考量。因此,展柜与展柜之间,过道与过道的连通等等,都应该有精心的预估和设计。在这里,空间小的地方大概只能一人通过,所以,感觉到它的空间是真的很小。但是,身处其间的时候又感觉不到那种局促或拥挤,而是紧凑和亲密;包括展板中文字说明的字号大小都很适度。但也有反映字号太小,不方便观看。因为这家博物馆的观众本来就少,所以,也没有必要用那么大的空间,而在一个很小的空间中能让观众感受到空间利用上的学问,这是由舒适度来决定的。博物馆空间中的舒适度并不完全决定于高大的空间,相反,高大的空间往往会造成空间在心理上的落差,也会让展品和展览实施显得渺小,实际上空间是与展品的观赏距离相关的。那么,解决这个空间的问题,就要求在利用空间的同时,能利用各种动线的安排,做得好就有点像进入苏州园林的那种感觉,虽然很小,因为分割之后的曲里拐弯,就会感到它很大。如此在有效的空间内就能够陈列出更多的内容,并能够在不同区域内展示不同的主题。

  菲力贝斯库-塞西亚努之家博物馆一楼有5个房间,也可以说是5个展厅,但说房间可能最贴切。进门后的第一个房间,深蓝色调,感觉到很庄重。内容中与体重、身高相关的人类学因素;与消除梅毒和结核病等疾病相关的健康状况;与寿命、预期寿命相关的人口统计方面;与移动电话、有线电视、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和科学发现,都指向了社会的义务教育。而展出中的实物、图片、文献和统计、信息,则让观众了解到人类近300年的发展和历史。

  第二个房间中展示了18世纪的室内装饰,陈列有具有东方特色的服装以及亚美尼亚一位首富家族的书柜。第三个房间展示的是家庭从19到20世纪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是动荡的历史。第四个房间是布加勒斯特市历史博物馆的收藏陈列,玻璃,瓷器,和一些金属物品,这里是一个看点。在当时的体面生活的时尚潮流中,起居室中都要陈列德国罗森泰(ROSENTHAL)的餐具和法国塞夫尔(Sèvres)瓷器,托盘、杯子、银餐具,还要有中国的花瓶和小饰品,这都构成了“小巴黎”时代中的生活情趣。第五个房间陈列的留声机、收音机、电话、录音机、录像机,都是最熟悉的物件,表明随着技术的发展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其中留声机的音乐改变了人们早睡的习惯,而电话则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二楼同样是五个房间。第一个房间介绍了这座房子的不同时期1850、1940、1970和今天,反映了与城市发展以及民族和教育影响相关的内容。第二和第三个房间展示了1900至1920年间可能来自Fulipescu-Cesianu之家以及两次大战之间的内饰。这些内饰所表现的是私人空间的演变,以及服饰随着女性的解放而变得更加舒适。第四个房间比较特别,展示的是1960年代的分娩室。这里放置了一些看上去最普通的医疗器械,既有最原始的手术床和一些现代化初期的电脑,以及其他的一些医用设备等等。它所要说明的是接生的方式因历史时期的不同而不同,而即使在同一时期内,方法也有所不同。当然,也有一些方面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只是在法律程序方面有所不同,比如在保护儿童的措施方面。然而,有一些社会不愿去改变的规则,或者被称为“传统”,一旦违反,就会给那些出生在习俗和习惯法之外的儿童带来痛苦和终生的创伤——这是“违背自然”的,他们的人数却很多。在17世纪或在此之前,社会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迎接孩子的诞生,则取决于父母是如何选择带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其中有法律给定,当“一个合法结婚的男人和一个女人生下一个孩子时,那个孩子就被称为‘真孩子’”。但如果是非婚生子女,则被认为是不合法的。那么,许多男人和女人有外遇,非婚子女的遭遇就很惨。从19世纪初开始,非婚子女的合法化所带来的是“非法结合不会对孩子的未来和政治地位造成损害。”但与父亲的合法后代相比,私生子被剥夺了与家庭共同生活的权利,也不能继承父亲的姓氏以及其他家庭特权,只能继承母亲的姓氏。

  显然,这是一个关于社会、家庭、婚姻、性别、法律、习俗的复杂问题。博物馆以人文历史的方式呈现了一个历史发展过程,并辅以与生育相关的医疗设备,从而提醒人们关注这样一种婚姻主流之外的特别的社会关系,从而在保护妇女儿童方面发挥它的社会责任。最终是要提醒人们:罗马尼亚社会经历了显著的变化,有些问题在较小的社会群体中往往被夸大,而在较大的社会群体中则被大大延迟,特别是在农村中。无论是通过社会,还是通过一贯的教育和环境建设,在纵向和横向上协调这些差异,都将使罗马尼亚社会至少在城市层面上符合人们所追求的欧洲规范。从而促使罗马尼亚文明与欧洲文明的融合,以超越了人类和文化的独特性。无疑,就这些问题和那些展品去思考,会有很多不同方面的启示。

  离开这个部分,第五个房间关系到人的相貌。因为一个人的相貌可能会受到他所居住的城市,所受到的教育程度以及他的种族的影响。房间内中央是一个大的展台,上面有一个iPad。这是一个游戏的内容。观众可以在这里了解到与此前所看到的关于人的很多内容。而在这里可以自己拍照,并通过软件,可以自己预估30年后的自己长什么样子,然后,可以存起来做今天和未来的对比。显然,这是观众比较有兴趣的,不管真假和未来的实际。

  整个博物馆由地上三层和地下一层组成。除第三层挑高的空间为一个多功能厅之外,其它都是展厅。地下一层的展厅最小,可能是因为房子的结构问题,只有中间的一部分,因此,陈列了一些关于考古方面的内容,包括发掘的一些现场图片资料等等。从这里可以了解到布加勒斯特过往的历史,以及它在远古时期的一些人的创造,而重点是人类审美演变与发展的历史。这是一个规模不是很大的特展,却跨越了时间和空间,探索人与装饰品之间的复杂关系,并将参观者带入到一个至今仍充满艺术魅力的世界。早在新石器时代早期(约公元前6100-5900年),人们就在东南欧地区用彩色铜矿(孔雀石或蓝铜矿)加工制作了第一批装饰品,有实物见证。公元前5000年中期,第一件以铜或金制造的金属制品,标志着巴尔干地区向新石器时代的过渡。这个地区也被认为是最早发明铜和冶金的独立中心之一。而由铜或金制成的装饰品,在相对较短的时期内有了各种各样的类型,手镯、戒指、珠子、吊坠、针等,其中一部分是受到新石器时代流传下来的石器的启发,另一部分耳环、头饰、戒指等则是时代的创新品。而这些装饰史前人类身体的方式以及在装饰品,相关的资料是通过它们与旧石器时代墓葬的发掘而得到的,这些正是该馆考古收藏品的一部分。

  在这一展厅中还有另外一部分,由贝壳、骨头、石头、粘土、金属、玻璃和半宝石制成装饰品,说明珠宝和服装饰品从史前时代就存在的一种普遍的美的表现形式。它们证明了人类装饰身体、头发和衣服的需要,尤其是为了完善人格方面,它们可能是作为对抗邪恶力量的护身符;同时,用于装饰或作为社会地位的象征。美丽、珍稀、力量、地位、信仰,所有这些都存在于通过装饰和服装的每一个细节来操纵观看者的欲望,而这些工艺品的美丽、品质和创造力,说明了新石器时代至今的工匠技艺的传承与发展——这是一个人类最古老的非语言讲述的故事。

  三楼是博物馆中的综合区,里面可以做一些展览或演艺活动。只不过这个区域平常对公众开放的实际意义不大,因为它是围绕着活动而展开的。但是,观众可以意外的看到屋顶的结构,尤其是对于亚洲人来说,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内部结构。屋顶的木结构是那样的粗大,人字架和立柱等之间的关系也非常有意思,这让我们看到了这一建筑中的屋顶的构造,以及它的工艺等等。

  在一座城市中,历史类的博物馆会让人们看到它和这座城市之间的关系,也能看到它的专业属性。虽然该馆展陈简单明了,展品也不算太多,却有很多部分都是值得慢慢去看的,因为要了解罗马尼亚,要了解布加勒斯特,这里应该是布加勒斯特市立历史博物馆的重要的补充。显然,这里展出的内容与布加勒斯特历史博物馆以及小巴黎博物馆有重叠的部分。但是,这里和小巴黎博物馆有根本的不同——这里是“小巴黎”的官方历史,以及博物馆专业方式的呈现。而这种专业博物馆的方式所呈现的历史,应该比小巴黎博物馆中的杂陈更合乎博物馆的习惯。因为博物馆的教育功能是多方面的,它要通过特别的手段来呈现其教育意义,而小巴黎博物馆中没有任何的文字介绍和说明,连展览标签都没有,无疑这不利于教育。因此,这座博物馆的设计,通过实物、地图,历史照片以及文字说明等,用多样的方式展现了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与这座城市的历史。重要的是有很好的主题策划。

鸣谢:罗马尼亚文化艺术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