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4

陈履生:城市要有属于自己的历史博物馆



时间:2020/2/5 10:14:08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一座城市有属于自己的历史博物馆非常重要。

  因为有了这样的博物馆,不仅能让城市市民了解自己生活所在城市的历史,更能够让旅行者、让全世界了解这座城市。城市来源于人的聚集,来源于村;它的不断扩大而成为有一定规模的镇,而镇的在扩大就成了城市。城市伴随着发展而在继续扩大的过程中,形成了沿革的历史,因此,这之中有很多相关联的人和事,更有一些影响到城市发展的重大事件。而那些浸透着岁月的历史遗存,作为一种见证,更是关联到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以及人民生活等多方面。所以,在多样化的城市历史发展过程中,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城市发展的特点,即使是同一个国家,不同地区的城市发展也各不相同。而城市的历史有长有短,城市的规模有大有小,城市的自然资源也是各不相同;有的得之于山,有的得之于水,而有的得之于地下的矿藏,而核心是人在其中的作为,不仅是在城市中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在国家中的影响,还有国际影响。

  每一座城市中的居民都会为自己的历史而骄傲,会娓娓道来;而那些见证历史的建筑等遗迹,更是他们的自豪。在一座城市中,哪怕是其中的一户普通的居民,或者是大户人家,或者是王公贵戚,他们的历史都能见证城市的发展,都是城市历史中的一部分,许多都能为这座城市增添特有的光彩。在那些具有深厚历史底蕴的城市中,城市发展中的方方面面都说明了城市的过往,而城市中有很多名人与之生活在一起,或者是出生在这里,或者是成长、成就在这个地方,或者是主导这座城市,他们的每一方面都和这座城市紧密关联;城市也以他们为骄傲。因此,城市中的历史博物馆,不仅仅是反映这座城市自身,还有关联到的多方面的人和事。

  布加勒斯特不仅有自己的城市历史博物馆,而且是由分处在这座城市中的12家博物馆所组成,显现出了它的规模。像布加勒斯特这样规模的城市,能有相应的如此规模的博物馆,是世界上并不多见。布加勒斯特历史博物馆作为总馆,其规模不亚于巴黎市立历史博物馆。显然,如果能把这12家博物馆都看一次的话,相信就能够对这座城市有基本的了解。而对于每位旅行者、包括生活在布加勒斯特的人,可能都难以把这些博物馆看全。但是,能够看全,应该是很有意思的事——它们各不相同,与博物馆关联的是各有各的故事,也各有各的专业内容。因为这里既有布加勒斯特历史上重要的宫殿和重要的建筑,而在有的家庭中,几代人都是看着它们长大的;而这里面的所有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熟悉它们的身躯,而陌生于他们的内里,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涉足过。但是,今天成了博物馆,大家才有机会进入其中,看到过去是想象中的一切。这正如1926年10月10日北京的国立历史博物馆在故宫午门开馆那样,市民的涌入正是要看看这过去传说中的紫禁城。

  关系到布加勒斯特城市历史的12家博物馆,见证了这座城市曾经作为“小巴黎”的辉煌,也见证了这座城市中的名人——音乐家、画家、外交家、收藏家、将军等,更见证了他们在这座城市中的作为。可以说每一座博物馆都是一部独特的历史教科书中的一个章节,因为它们曾经在历史上的作用和影响都传续到今天,而它们作为城市的历史文化资源为今天所用,造福于后人。这些博物馆作为这座城市中的公共文化事业,在对公众开放的过程中,让公众了解到这座城市中的很多内容。显然,城市中有属于自己的历史博物馆是非常的重要。

  布加勒斯特历史博物馆(MMB)作为这座城市中的信息、文化和教育中心,也是文化社区以及学术和科学研究的地标。包括以下成员单位:

  1.布加勒斯特市历史博物馆(苏楚宫Su?u Palace)

  2.旧王宫博物馆(Muzeul Palatul Voievodal Curtea Veche)

  3.尼古拉·米诺维奇民间艺术博物馆(Muzeul de Art? Popular? Nicolae Minovici)

  4.弗雷德里克和塞西莉亚·库埃斯库·斯托克(Muzeul de Art? Frederic Storck ?i Cecilia Cu?escu-Storck)美术馆

  5.天文博物馆(Vassile Urseanu)

  6.西奥多?阿曼博物馆(Muzeul Theodor Aman)

  7.瓦西?格里戈雷艺术博物馆(Muzeul de art? Vasile Grigore)

  8.乔治·塞韦雷亚努(George Severeanu)博物馆

  9.菲力贝斯库-塞西亚努之家博物馆(Fulipescu-Cesianu House)

  10.利吉亚和马科维(Ligia and Pompiliu Macovei)艺术收藏馆

  11. 赞巴克奇安(Krikor Zambaccian)博物馆

  12. 乔治·埃内斯库(George Enescu)博物馆

  当这12家博物馆的LOGO集中在一起的时候,城市历史的丰富性就凸现出来,而博物馆在这座城市中的精彩也是七彩的。早在1921年7月,当时的格奥尔基安市长提议,并经布加勒斯特市议会决定,成立了布加勒斯特市博物馆。设馆于历史建筑Moruzi House之中,1931年11月22日正式开馆。当时的德姆·杜布雷斯库(Dem I. Dobrescu)总市长,尼古拉·伊奥尔加(Nicolae Iorga)总理以及前市长Gheorghe Corbescu和Emil Predescu均到场。1933年,因瓦西里·乌瑟尔努海军上将的妻子安娜·乌尔瑟纳诺将布加勒斯特皮纳科特卡市林荫大道上的这栋建筑捐赠给市政厅,作为公共博物馆的一部分,在此设立了博物馆的总部。其条件是保证瓦西尔·乌瑟西努海军上将1910年在布加勒斯特建立的天文台的正常运转,而这正是历史博物馆组成之一的1950年至今的天文台博物馆。1956年,博物馆的总部搬到了苏楚宫(Su?u Palace),即今天的馆址。1959年,在罗马尼亚公国统一100周年之际,布加勒斯特市博物馆改名为布加勒斯特市历史博物馆,于1959年1月23日开馆。1984年,布加勒斯特市美术馆和历史博物馆合并为布加勒斯特市历史与艺术博物馆。1999年,博物馆的名称再次更改为现名。

  位于苏楚宫(Su?u Palace)的布加勒斯特历史博物馆的总部,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历史建筑。尽管今日已经没有昔日的风华,可是,依然表现出当年的气度,尤其是那大堂中的楼梯,当年的设计和建造,极尽豪华之能事。该建筑是布加勒斯特最古老的历史建筑遗址,已有500多年。最早可以追溯到13世纪,瓦拉几亚王国的统治者开始居住在这里。1798年以后,法院将大部分土地拍卖后,大楼就逐渐淹没在现代街道和居住区之中。1832年3月29日,布加勒斯特当局批准在这片土地上建造一座宫殿,由奥地利建筑师约翰·威特和康拉德·施温克设计,采用新哥特式风格;大门两侧上方有高出来的四个多边形的塔,于1834-1835年间完成。1836年10月,又委托奥地利工匠埃瑟(Eser)制作了像圣约翰教堂的烛台一样的由24个烛台组成的黄铜装饰。后来在Costache的儿子Grigore Suoreu(1819-1893)和著名银行家?tefan Hagi Moscu的女儿伊琳娜·哈吉·莫斯库(Irina Hagi Moscu)的倡议下,对这座宫殿进行了改造,使之发生了重大的变化。1862年,由著名的雕塑家和装饰艺术家卡尔·斯托克(Karl Storck)设计,改造和恢复为现在的形态——打开了三个拱门,将人们引向了正中间的巨大的楼梯,这是整个建筑最核心的部分。该楼梯分为两部分,通过楼梯上楼,从而改变了中央大厅。楼梯的二层平台的正壁安装有一面从意大利穆拉诺(Murano)订制的巨大镜子;镜子周围精美的框架上面有雕刻着伊琳娜·苏楚(Irina Su?u)的家族徽章。而在它的对面,是从巴黎订购的专门用于宫殿大厅的钟,这是一种带有倒档和反向表盘的特别的钟,是通过那正中间镜子的反射而观看时间。带弧线的楼梯线条流畅,由此上到二层,在面对镜子的地方可以通过反射而看到一层。在这里看四周,两侧大门的精致无以复加。而这里因为有了镜子的反射,不仅是扩大了空间,而且空间中的各种关系也因此而丰富。所有的这一切诠释了什么叫宫殿的全部的意义,也回答了人们钦佩和羡慕苏楚宫的为什么。

  该馆的二层是其展陈的核心部分,相当于布加勒斯特的通史陈列,这是2015年重新布展后的主题为“城市时间”的长期陈列。展览用了大量的文物和实物展现了从古到今的布加勒斯特,人们可以从中看到城市的缘起,以及发展的中间过程,其中的社会与人文既有宏观的叙述,又有微观的物件的陈列。尽管有着旧建筑的空间限制,新的设计还是尽可能的利用了空间;虽然到了近代社会之后,展区内感到逼仄,可是,丰富的内容却让人们忽略了空间的问题。其中有些展品所反映时代的代表性,让人们感到是自己的过去家中的景象。

  该馆一层的两侧是临时展厅,其中一个是关于30年前东欧剧变的摄影展。摄影家爱德华·思瑞塔在20世纪80年代末到1990年间,在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拍摄了一批社会纪录片。他把这些称为“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做成了一个摄影展,在德国、美国、加拿大、英国、奥地利、西班牙和以色列等国家举办过29次展览。显然,基于30年的反思,在当年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影响是深刻的,而罗马尼亚人是以回到欧洲而熨平了历史的皱褶。社会的发展和历史的进程就是如此,而历史博物馆就是告诉人们曾经与过往。

  与这一展厅相对的另一面的展厅正在展出一个特别的展览——“勇敢的迈克尔:一张实时的脸”——展览是因为雷纳(Rainer)教授于1920年1月1日通过人体测量,并在人类学摄影师的帮助下,完成了米海·维泰祖尔亲王的历史档案。罗马尼亚的博物馆内对真实历史人物进行形象重建的项目是史无前例的,而从形象重建研究的需要出发,运用了现代技术和材料,开发出了一种半身像的新肖像,其表皮的建模在最小细节上被制成一种超逼真的形象,以硅胶为原材料塑形,而后着色,随后植入自然的头发;还添加了眼、假牙以及服装和斗篷等。这是一种超越时间的还原过去的形象,也是一个历史人物的真实的面部表情。过去人们只能从一些石刻作品中认识到这些人物,而这些石刻大多是在历史人物死后制作的。实际上这是一种利用历史资料和现代技术制作的新型“蜡像”。

  二楼的中间部分还有一个临时展厅,正在举办一个画展,这可能是在如此恢宏的宫殿中所见到的最简陋的画展。因为要保留宫殿的原始状态,而能够挂画的墙面极其有限,那临街的一面墙基本上都是窗子,所以,用了很多画架。无疑,保留宫殿的原初状态与人们对于美好的向往之间相距太远。这也反映出老建筑改造中的问题,而问题的最终是由经济实力来决定的。

鸣谢:罗马尼亚文化艺术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