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2

陈履生:连环画的精英化发展(1949-1978)



时间:2021/6/27 17:11:07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西厢记(128幅) 王叔晖

 闹天宫(彩绘8幅 ) 刘继卣

我要读书(90幅) 王绪阳  贲庆余

 画皮(40幅) 程十发

  1949年后,对旧的绘画形式的改造,首先是从最为普及的年画、连环画开始的。1949年11月26日,文化部公布了《关于开展新年画工作的指示》。1950年,毛泽东又指示文化部提出改造旧连环画。为此,文化部副部长周扬指令美术处处长蔡若虹在美术处组建了“大众图画出版社”。到1950年初,大众图画出版社已出版连环画50种。但是,这些连环画普遍存在着画面粗糙、连贯性不够等问题。因此,《人民日报》5月28 日发表文章指出:“把广大儿童和劳动人民所喜爱的连环画这个群众文艺形式,掌握到进步文艺工作者手里,作为提高群众文化生活的有力武器,是当前文艺活动中的一个迫切的工作。”

  1951年5月20日,周扬在政务院第八十一次会议上作《一九五零年全国文化艺术工作报告与一九五一年计划要点》的报告,在说到美术方面时,提出“发展新连环图画与新年画,改革旧有连环图画与旧年画,这是美术工作方面的重点。”《人民日报》也发表文章《严正处理旧连环图画问题》,指出了各地“小人书”摊上出现的封建、色情、迷信的旧连环图画对儿童以及文化程度较低的成年群众的腐蚀与毒害问题,要求改善并加强连环画的编绘出版,改造连环画书摊工作。至此改造旧连环画的工作开始启动。《连环画报》在北京创刊,创刊号上开始连载刘继卣反映抗美援朝的连环画《生死缘》。上海也成立了“连环图画工作委员会”。后来文化部艺术事业管理局、出版总署通俗期刊司、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处、全国美协等7 单位又在北京联合成立“连环画研究室”,同时文化部还发出了《关于加强对上海私营出版业的领导,消除旧年画及月份牌画片中的毒害内容的指示》。

  从1951年到1954年,全国出版连环画8955.4万册,连环画得到了预期的大发展。因此,江丰先生在《美术工作的重大发展》一文中指出:“一直在人民群众中广泛流传的连续故事画,现在已得到彻底的改造,产生了大批新内容的作品。这些作品,已成了一种向群众进行宣传教育并且最受群众欢迎的通俗读物。”1954年,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举办了4 年来全国儿童文艺创作评奖,连环画《鸡毛信》和《童工》获得了美术方面的一等奖。这一年连环画的初版新书900余种,共3500余万册,比1952年增加200余种。

  1954年9月25日,全国美协和人民美术出版社为了促进连环画创作的进一步发展和提高,在北京举办了《连环画原作展览会》,这是连环画开始走向展示艺术的开始。1955年3月,《第二届全国美展》在北京举行,王叔晖的《西湘记》、《孔雀东南飞》、刘继卣的《武松打虎》、顾炳鑫的《蓝壁毯》、申申和景启民的《浑河水》等作品出现展览会上,也引起了广泛的注意。需要指出的是连环画从此出现在全国美展上,实现了鲁迅先生所希望的连环画“坐在艺术之宫”的遗愿。这一年的5月,刘继卣的《武松打虎》参加在波兰首都华沙举办的第五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好联欢节”国际美术竞赛和展览,并获三等奖。刘继卣作品获国际奖的意义显然已经超越了奖项自身,因为它又用现实的成就证明了鲁迅先生的预言。

  50年代中期是连环画发展的黄金时期,连环画的内容和形式上也有了一些新的变化,特别是出现了特写、报告、小小说、回忆录式的作品,但在绘画技法上并没有太多的成就。1956年,姜维朴先生在《美术》上发表文章《争取连环画更好地反映现实斗争》,提出:“争取反映现实斗争的连环画作品不仅在数量上大大增加,而且在思想性艺术性上也逐步提高,确是当前连环画工作者迫切的任务。”当1955年全国的连环画印数达到5250余万册的时候,连环画表面的繁荣却孕育了“不重视连环画的现象”,其现象种种——轻视连环画、媒体刊登作品少、连环画画家改行想当油画家或是国画家、单幅画可以成名和得国际奖、院校培养的学生少等等,为此《美术》编辑部派人到上海举行座谈会,《美术》也加大了篇幅对连环画问题展开讨论。

山乡巨变(全4册 528幅) 贺友直

铁道游击队(全10册1199幅) 丁斌曾  韩和平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156幅) 赵宏本  钱笑呆

白毛女(190幅)  华三川

白求恩在中国(22幅)许勇  顾莲塘  许荣初  王义胜

  刚刚进入60年代,文化部于4月18日召开了“连环画、通俗读物座谈会”,着重讨论了提高连环画、通俗读物的质量和出版规划等问题。这次会议的召开对连环画工作和连环画发展都具有积极的意义,显然在重视学术和艺术的社会氛围中,那些普及的和大众化的艺术形式已经越来越得不到美术家的重视,那么,通过一种形式的发动和组织,必定能够在短时期内起到应有的作用,因为这是革命文艺传统中的一种最基本的工作方式。同样为了体现政府职能部门对连环画工作的重视,1963年12月26日,由全国美协举办的“全国连环画创作评奖授奖大会”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作为对14年来连环画创作成果的检阅和经验的总结,全国美协于年初就组织了由叶浅予、蔡若虹、邵宇、华君武、王朝闻、力群、罗工柳和各主要美术出版社的代表参加的评奖委员会。贺友直的《山乡巨变》、刘继卣的《穷棒子扭转乾坤》、丁斌曾和韩和平的《铁道游击队》、赵宏本和钱笑呆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王叔晖的《西厢记》获得绘画一等奖;顾炳鑫的《渡江侦查记》等12部获绘画二等奖;另有35部获绘画三等奖。任率英等14人获“连环画工作劳动奖”。文化部副部长胡愈之在颁奖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这次评奖“是开国以来的第一次,这不仅是美术界的一桩大事,也是我国文化活动中有重要意义的事情。”评奖和奖励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它不仅是为通俗艺术形式建造了一个特殊的竞技舞台,而且还为这一大众化的艺术形式提升了社会地位,使连环画在新中国的发展有了出米开朗基罗或达芬奇的社会基础。  

  连环画评奖之后的优秀作品,以华三川的《白毛女》为代表,它出现在1965年由文化部、全国美协联合举办的《全国美展华东地区作品展览》(即《第四届全国美展》)上。总结17年来连环画的发展,不仅提高了作为“小人书”的社会地位,也从整体上提高了连环画的艺术水准,出现了一批能在绘画史上立足的作品。由于有社会的需求和政府的支持,其发展也是前所未有的。而在艺术上,这一时期所确立的基本形式和表现方式,这一时期作品所具有的表现力和感染力,都是中国连环画发展史上的高峰。

  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前的连环画发展,虽然在50年代末曾受一些极左思想的影响,但总体表现出人才辈出、精品众多的景象。“这期间编创出版的连环画作品,较之旧连环画,根本的变化是思想内容的积极健康,富有革命教育意义。文学脚本开始被提到重要地位,创作中必须先有脚本(或提纲),脚本主要根据文学作品和戏剧、电影等改编,也有少量是创作的。旧连环画那种由画家随编随画的做法已被取消,这是连环画的一大改革。”像贺友直的《山乡巨变》、王叔晖的《西湘记》、《孔雀东南飞》、刘继卣的《武松打虎》、顾炳鑫的《蓝壁毯》等力作对后世的影响巨大。这一时期的连环画不仅数量增多(据不完全统计,1950年至1963年,全国累计出版连环画1万多种、7亿多册),而且一支较为系统的连环画创作、出版队伍业已初步形成。所有的这些大大改变了人们对连环画不是艺术、不足以登“大雅之堂”的成见,使中国连环画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民族艺术之林。

  然而,好景不长,经历17年发展,可以说是刚刚起步的新中国连环画事业也遭受了重创。“17年来的优秀作品大部分被打成封、资、修的毒草,1963年的评奖也被作为反抗‘无产阶级司令部’的罪行而被‘清算’。从1966年到1970年5年多几乎没有连环画出版,广大群众和青少年处在精神食粮空前饥馑之中!”直到10年的后期,连环画创作和出版处于停滞的局面才有所改观。据史料记载,“1971年2月11日,周总理接见当时出版部门的负责人时指出青少年没有书看的问题,还专门问:有没有人编小人书?指示要赶快恢复连环画的编创出版。4月12日,周总理在接见部分出版界负责人时,又强调提出要赶快解决广大工农兵,特别是青少年对革命图书的迫切需要得不到满足的问题,在周总理的一再关怀和督促下,出版部门开始恢复了连环画的编创出版工作。1971年下半年到1972年,有了少量的连环画出版,而《连环画报》到了1973年才得以复刊。这期间开始有一些过去出版的连环画‘整理’再版。1975、1976年,全国每年出版连环画达到500余种,2亿余册。”

  10年时期的连环画一方面由于政治的影响,在“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唯一准则的指引下,这一时期的连环画不仅在题材上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而且题材范围狭小,主要是大批判连环画、样板戏连环画和革命英雄人物连环画这三种。在人物形象创作上的单一化、造型化,以及“红、光、亮”和“高、大、全”的英雄人物塑造模式,削弱了在50年代建立起来的连环画审美的传统。为了政治的安全起见,编创、出版者小心谨慎,不敢越雷池一步。但是,从另一个层面上来看,由于有的作者和编辑坚持了连环画艺术与人民群众相联系的传统,所以还是产生了一些具有生命力和影响力的作品,如《延安的声音》、《战马驰骋》和《草原红花》(沈尧伊)、《白求恩在中国》(许荣初、许勇等集体)、《无产阶级的歌》(陈衍宁、汤小铭)、《水牢仇》(徐恒瑜)等。

伤逝 (70幅) 姚有信

列宁在一九一八   顾炳鑫

无产阶级的歌(66幅) 陈衍宁  汤小铭

朝阳沟(117幅) 贺友直


The End


【陈履生博物馆群开放时间】

上午9:00-11:30(11点停止入场)

下午2:00-5:00 (4:30停止入场)

免费参观

周一闭馆

疫情防控请予以配合:入馆人员须佩戴口罩,进行信息登记、测量体温、出示健康码。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新治村

电话:0511-88225018

邮箱:clsgm@qq.com        clsgm5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