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7页 共481

美术创作里的红色记忆



时间:2021/7/4 9:08:27 文章来源:颐之道 

  “我们是看着这些画成长的,狼牙山五壮士、八女投江,从图像见证历史。”

《狼牙山五壮士》(油画)詹建俊 1959年 186×236cm

  7月3日下午,在国图学津堂上,曾任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博物馆馆长陈履生,通过一幅幅具有代表性的优秀革命历史题材美术作品,从不同的角度讲述这些绘画作品背后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醍醐灌顶。

主讲人 陈履生先生

  作为延安传统的承传与发展,新中国成立以后,革命历史画创作此起彼伏,这些作品作为图像化的革命历史,有着独特的美学价值和社会意义,成为新中国美术史的重要篇章。

  陈履生提出,为了缅怀曾经为新中国建立而牺牲的烈士,为了让后人铭记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历史和伟业,1949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旨在表现中国共产党革命历史和伟业的美术创作开始兴起。因此,与革命历史和革命伟业相关的美术创作就成了新中国美术史的第一个篇章。

↑胜利渡江 画稿彦涵、雕刻刘开渠 浮雕 50.5×161.5×8.5cm 1958年 中国美术馆藏

  在新中国的新气象中,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浮雕标志着一个时期中美术创作的最高成就,它既是开端也是高峰。

  据陈履生介绍,1959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10周年,为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的展陈所开展的革命历史题材的美术创作,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革命历史主题的创作,涌现了大批在新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作品。

↑《地道战》

  其中有罗工柳的《地道战》、詹建俊的《狼牙山五壮士》、蔡亮的《延安火炬》、石鲁的《转战陕北》等。

↑《转战陕北》(国画),石鲁,1959年,233×216cm

  这一系列作品基本上反映了新中国成立初期10年内在创作上的具体成果,以及革命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的发展所达到的一个历史性的高峰。其后围绕着全国美展所出现的革命历史题材的美术创作更是一直持续不断。

  我惊喜地发现,陈履生所介绍分析的绘画作品中,有几幅正是我前几天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伟大征程 时代画卷——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美术作品展”上看到的。

↑蔡亮于1972年创作的《八一五之夜》中国美术馆藏

  我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中看到这幅作品时,感受到的是延安人民欢庆胜利的喜悦气氛,却不知道,这是画家根据同一题材创作的第二幅作品。

  为何要二次创作呢?陈履生道出其中的缘由。

蔡亮《延安火炬》1959年(国家博物馆藏)

  在1959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10周年而创作的一批作品中,蔡亮创作的《延安火炬》(国家博物馆藏)所表现的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的消息传到延安,延安的军民打着火把在黑夜中欢庆抗战的胜利,人们手中没有刀枪。

  后来这件作品在十年“文革”中受到了批判,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1945年的抗战胜利并不标志着革命的成功,因为还有“解放全中国”的历史使命,而这个时候放下刀枪就意味着不能将革命进行到底。

  所以,画家于1972年又创作了名为《八一五之夜》的同一题材的第二幅作品。

  同样是庆祝抗战胜利,但是,《八一五之夜》中的延安军民抬着毛泽东主席的画像,而画面上正前方的小孩拿着红缨枪,八路军战士和民兵举着枪或扛着枪,一派“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景象,这与《延安火炬》中的“刀枪入库,兵马入林”明显不同。

  同样是欢庆抗战的胜利,可是对于艺术的表现却有着不同的要求,这就有了两幅不同的画面。

  对于革命历史题材美术创作中所表现出的对于历史在不同时期的不同理解,以及在艺术表现上的不同要求,是新中国美术创作的一个重要特点。

  陈履生还以黎冰鸿1959年创作的《南昌起义》分析说,这是诸多表现南昌起义题材中最为著名的一件作品,现存有5个版本以上。

黎冰鸿 《南昌起义》(油画) 1959年,国家博物馆藏;1960年,军事博物馆藏;1976年,中国美术馆藏;1977年,南昌起义纪念馆藏;1977年,龙美术馆藏。

  比较不同的版本可以发现,随着时间的后移,画面上红旗的数量逐渐增多,并由早期自然下垂的红旗变成了迎风招展。1970年以后的版本中还增加了参加起义的工人,而画面的色调提亮,曙光变红,一眼就能看出时代的特色。

  这些作品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记,也表现出了具有时代特点的变化,其中的修修改改,包括构图上的变化等,都有其与时代相关的内在规律。

启航——中共一大会议 何红舟、黄发祥 油画 270×550cm 2009年 中国美术馆藏

  陈履生强调说,历史画不能离开历史的真实,但没有绝对的真实,而是在历史的相对性中。今天的艺术发展已回到艺术的本体,形式语言上不同于上一辈。比如在表现党的一大召开作品中,2009年的这幅优秀作品填补了空白。“在登船时只有毛泽东回首。”陈履生提示说。

↑我在中国美术馆看到了这幅作品。

  陈履生总结说,70年来,新中国美术创作的作品数量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时期,而革命历史题材的美术创作,基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历史在创作整体中占据了重要的份额,它们是主题创作的主体,是重要的部分。

  何以至此?

  各种方式的不断推动,从为了展陈到全国美展,以及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工程;

  代有人才。革命历史题材的创作带动了人才的培养,新人因创作脱颖而出,带动了更多的美术家参与;

  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对于历史的理解和艺术上的要求,许多重要题材,如建党,长征,抗日等,在创作上不断深入,在形式语言上不断丰富;

  社会需求的增多,各博物馆,美术馆加大了收藏的力度。公众对革命历史题材的重新认识,市场的推高。

↑李可染 1964年 《万山红遍》,北京保利2012年春拍,成交价:RMB 2.9325亿。

  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中,我看到了这幅最贵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