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器

1/54页 共1603

细说铜镜中由道、佛中产生的灵兽

时间:2017-7-21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作者张梦婕


图1

  中国铜镜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源远流长,品种繁多。我们在一些文章中已将铜镜中的一些佛、道中的人物展现给大家,下面我们将铜镜中由道、佛中产生的灵兽一并展现给大家,以便让大家更好地从中了解佛、道中的思想,从而更好地理解中华文化的精髓。

图2

图3

图4

图5

图6

图7

图8

图9

图10

  一、四神

  四神镜,如图1,南北朝,直径20.5厘米,中国嘉德2007拍卖会拍品。圆形,圆钮,主纹为刻画细腻生动的四神,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四神的起源很古老,相传在黄帝时便有“四臣主四方”之说,这四臣似应是四神的原形,后来便以几种动物代替了。或许这四方之神是远古时期分布于中原黄帝部落周围的四个部落的图腾,因此许多奇禽异兽的来源虽然似神话传说般荒诞不经,却深深地留下了图腾信仰的烙印。龙、虎、朱雀和玄武也应是生息在我们祖国大地上先民们所信仰的图腾。

  二、麒麟

  四灵镜,如图2,汉代,直径16厘米,徐州地区收藏。它并不是四神镜,它只有“四神”中的青龙、白虎、玄武,而朱雀换成了“四灵”中的麒麟,所以应该是四神镜和四灵镜的混合体。此镜为高浮雕,其中青龙、白虎、玄武、麒麟栩栩如生,边缘有“大吉”二字,笔画规整。

  麒麟作为吉祥的瑞仁之兽,在古代装饰纹样中常见应用。“麒麟送子”的神话传说家喻户晓,源远流长。赞人家孩子美名曰“麒麟儿”“麟子”。汉代汉武帝将麒麟与才贤之士连在一起,使麒麟象征有贤才的子孙。麒麟也成为能赠子嗣的送子神灵。古代铜镜、石雕、瓦当、服饰、刺绣等方面,都有麒麟的形象纹图,作为祥瑞的象征广泛流传。

  三、十二生肖

  四神十二生肖铭文镜,如图3,隋代,直径21.5厘米,中拍2009国际拍卖会拍品。圆形、半圆钮,四兽环钮排列,外圈十二生肖环形排列,造型独特、形象生动。

  十二生肖在墓葬中的位置,无疑也开启了后来用十二生肖作为方位标志的先河。

  在汉代,人们就把十二生肖中的鸡和牛等作为神灵。图4为陕西米脂县党家沟汉墓出土的汉画像石中的“牛首东王公”和“鸡首西王母”。

  四、玉兔

  月宫镜,如图5,唐代,直径15.3厘米,中国嘉德2007拍卖会拍品。八出葵花形,树钮,主纹为玉兔捣药、蟾蜍、玉树,铸造精湛。

  在汉画像石中的西王母总是有一些侍从,诸如捣药的兔子、蟾蜍、三足乌和九尾狐等,美丽的嫦娥也是西王母时代的人,是她的丈夫后羿从西王母那里请了“不死之药”,被她吞了飞上了月宫。而不死之药的制作还有玉兔的很多功劳。

  五、摩羯鱼

  双摩羯镜,如图6,唐代,中心长度18.1厘米,李经谋先生藏。四方形,圆钮,两条龙头鱼身的摩羯,按顺时针方向张开大口,追逐头前之火珠,形态精美。

  摩羯鱼为神兽,鱼身龙首,起源于印度的佛教。后世以摩羯鱼为鱼化龙象征,再加上童子,以表达望子成龙愿望。

  六、狮子

  双狮纹镜,如图7,唐代,直径18.5厘米,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圆钮,钮外圈是双狮,环绕镜钮作追逐嬉戏状。

  狮子纹饰出现于铜镜之中,除受到西域文化的影响,还和印度佛教的传入及其发展密切相关,印度佛教崇敬狮子,甚至很多佛教著作还直接以狮子来命名。

  正因为与西域等地的对外交流,狮子才得以让汉唐人们知晓。再随着佛教在汉民族的日益深入,印度佛教中对狮子的崇拜,也逐渐影响并深入到中国文化中,赋予了中国人的文化氛围,狮子除了有佛性的灵性,同时也作为道教中驱邪镇宅的神兽,从此以后狮子纹饰除了出现在铜镜的背后,也大量地出现在织物、瓷器、石雕等各个领域。除此以外,外来文化和中国文化的交融还出现在很多类别的铜镜和其他艺术品之中,这也是佛教和道教相互融合的又一个很好的例子。

  七、梅花鹿

  银背鎏金鸟兽葵花镜,如图8,唐代,直径24.5厘米,日本泉屋博物馆藏。伏兽钮,外区饰两天马、一鹿、一麒麟,作奔驰状。

  汉代人由爱马进而神化马,借助丰富的想像力给骏马身上安上一双翅膀,使只能在陆地上奔跑的凡马摇身一变而成为了能在天空仙界自由飞行的“天马”。天马在汉代人的心目中已成为一种极为便捷的升仙骑乘工具。天马应该是道教的降妖和升天的灵兽。

  梅花鹿是佛教中燃灯古佛的坐骑。寿星,他的坐骑是白唇鹿,仙翁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老寿星,又称南极真君、长生大帝,玉清真王,为元始天王九子。因为他主寿,所以又叫“寿星”或“老人星”。将天马和鹿放置同一个画面,也是道教和佛教融合的一个生动例证。

  八、孔雀

  孔雀花卉镜,如图9,唐代,直径27.3厘米,中国嘉德2007拍卖会拍品。圆形、圆钮,钮两侧为对称开屏的孔雀。

  孔雀在佛教神话中是由凤凰而生,孔雀明王性甚恶,特别是好吃人,一日,佛祖如来亦被其一口吞下。如来无法,只好破其背而出。本欲杀之,为诸佛所劝阻,遂将孔雀明王押至灵山,且封为“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诸佛中,如阿弥陀佛、鸠摩罗天等皆以孔雀为坐骑。而且,印度教舞蹈之王湿婆的儿子迦尔迪盖耶曾坐着孔雀云游四方;耆那教的神祖以及战神卡提科亚也都把孔雀选为骑乘工具,甚至封孔雀为鸟国之王。因此孔雀在佛教也占据一定的地位。

  九、象

  王氏四兽纹镜,如图10,东汉,直径18.3厘米,扬州市博物馆藏。主体纹饰为象、虎、独角兽及鹿。

  白象代表愿行殷深,辛勤不倦;六牙,表示六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慧智。佛教称六牙白象是菩萨所化,以表威灵,象征“愿行广大,功德圆满”。普贤菩萨发十大愿,此十大愿为一切菩萨行愿之标帜,故亦称普贤之愿海。普贤菩萨之广大行愿,是实践菩萨道的行为典范,也是大乘佛教菩萨行愿的象征。其乘坐六牙白象,用大象的踏实笃行表示成就佛果须切实践行菩萨道。

  收集、研究这些铸造精良、文图优美、内涵丰富的神兽铜镜,可直观了解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发展和融合,以及宗教文化的影响,对中国思想文化的了解有重要意义。我们从以上神兽铜镜中透露出的信息可以看出中国传统思想独特的相互交融的精神风貌,而这种精神风貌正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浩瀚文明屹立于世界之林的原因之一,这也正是我们研究和收集神兽铜镜的背景。

  
细说铜镜中由道、佛中产生的灵兽-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