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四宝

1/42页 共1257

《砚录》中关于红丝石砚的记载

时间:2018-6-20 文章来源:华夏收藏网

  《砚录》(宋.唐询) 黄帝得玉治为砚,其上篆曰:帝鸿氏之砚也。 孔子庙中有石砚。 晋武帝时张华、于暗青铁砚。 端州石工识山石之文理,凿之五七里,有穴出自然圆石,青紫色,琢之为砚,谓之子石砚。 《西京杂记》以玉为砚,取其不冰。

  唐柳公权云:青州石末砚为第一。言磨讫墨易冷。绛州之砚次之。 古亦有木砚。傅玄《砚赞》云:木贵其能软,石贵其润坚。——右并见《文房四谱》,杂出《古今传记》。 二十年前,颇于人间见用歙州婺源石砚。或问江南故老,且云:昔李王留意笔札,凡所用澄心堂纸、李廷圭墨、龙尾石砚,李氏亡而龙尾石不复出。景佑中,校理钱仙芝知歙州,推考其事,乃得李氏取石之处,案其地本大溪也,常患溪水之深不可入,始断其流,使由别道,其溪遂干。李氏去国,县人苦涉溪回远,复治之而石中绝。仙芝乃移县导之,使还故道而石又出,遂与端石并行。

  青州黑山红丝石为砚,人罕有识者。此石至灵,非它石可与较议,故列之于首焉。 端州石出高要县斧柯山,去州二十余里,前临大溪,登山五里乃至绝顶。匠人于此凿石,岁久乃成洞穴。洞中常有水,秋夏即不可入,春冬水涸,采石者竞入而其间阴黑,但以手扪石,随大小取之。大抵以石中有眼者最为贵,谓鸲鹆眼。盖石之精美者如木之有节,今不知者反以为石病。凡取石有四:曰上岩、下嵓、西坑、后(历),悉其下也。惟上嵓之石乃有眼,眼之美者皆青绿黄三色相重,多者自外至心凡八九重,其状皆圆。石之品有数种,其色正紫而微有润泽,无芒,叩之无声,此近水者也;其色微紫而不深重,近日视之,似有芒,叩之有声,此嵓壁之石。二者最为发墨。其次青紫参半,或紫而近赤,或青多紫少者,皆石之下也。端人每为砚,凡色不佳者,须佛桑花染渍之,初亦可爱,至经水即色如故矣。 水精亦可为砚。予曾于屯田员外郎丁恕处见之,大才四寸许,为风字样,其用墨处即不出光,尝以墨试之,发墨如歙石,但未知久用之如何耳。 凡自红丝已下,可为砚者共十五品,而石之品十有一: 青州红丝石一 端州斧柯石二 歙州婺源石三 归州大沱石四 溜州金雀山石五 溜州青金石六 万州悬金崖石七 戎泸试金石八 青州紫金石九 吉州永福县石十 登州驼基岛石十一 已上可为砚石品也。

  潍州北海县石末砚,士人取烂石研澄其末烧之为砚,即柳公权为第一者。潍乃唐青州北海县也。十三 水精砚十四 玉砚十五 已上可为砚之品也。 右抄本朝北海郡侯唐询所编《砚录》。询字彦猷,善书札。其第砚以红丝为首,盖询尝自遣青州益都县石工苏怀玉者求石于黑山之巅,怀玉以为洞穴深险,相传云红丝石去洞口 有刻字,乃中和年采石者所记,竟不知取之何用。迄今二百余年,人不复有至者。怀玉独与询所遣白真往六七日,得石广四五寸者二,镵以为砚。自嘉佑六年辛丑夏四月至癸卯春三月,历二年,凡工人数十,往得砚大小五十余。工人告以洞门巨石摧掩,不可复入,石遂绝。其后得之者皆洞外黄赤之石一耳五寸砚流落人间者绝少,询自以红丝石发之自我,又人不能遍见,品第之故以其私意置之第一。余尝于世父秘阁院见所谓红丝者,其理太细,磨之拒墨,但可研雌黄朱粉。色亦不甚红,岂所谓洞外黄赤之石者耶?不然,询以世所罕见者为录,以欺后人哉。

  《砚录》云:“红丝石出于青州黑山,其理红黄相参,二色皆不甚深,理黄者其丝红,理红者其丝黄,其纹上下通彻匀布,渍之以水,则有滋液出于其间,以手摩拭之,久而黏著如膏,若覆之以匣,至开时,数日墨色不干,经夜即其气上下蒸濡,著于匣中,有如雨露。自得兹石,而端歙之石,皆置之巾笥,不复视矣。”《研谱》云:“红丝石研者,君谟赠余,云:‘此青州石也,得之唐彦猷,云:须饮以水使足,乃可用,不然渴燥,墨为之干。彦猷甚奇此砚,以为发墨不减端石。’”东坡云:“唐彦猷以青州红丝石为甲,或云惟堪作骰盆,盖亦不见佳者。今观云庵所藏,乃知前人不妄许尔。”余今折衷此三说,东坡之说与彦猷合,而永叔之说太过。余尝见此石,亦润泽而不枯燥,但坚滑不甚发墨。彦猷如青社日,首发其秘,故著《砚录》,品题为第一,盖自奇其事也。至永叔乃谓“红丝石研,须饮之以水使足,乃可用,不然渴燥”,若是则非砚材矣。

  
《砚录》中关于红丝石砚的记载-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