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用印始自封泥

时间:2017-5-23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2002年路东之和周晓陆教授在新蔡故城遗址

  殷商时期,中国已有成熟的玺印出现,它们以征诚信,以示身份,以明功用。印章发展到隋唐之后,直至今日,大多数的用法是沾以油色盖于纸张之上。隋唐之前,印章并不常用于纸张绢帛等软质平面材料上,而是盖于陶器上,或打印于金银等金属表面,更为重要的是印于泥上,对简牍、财物、门钥、仓廪等进行封护,以防无关之人拆启。这样,就形成了古代“封泥制度”,实质是中国古代玺印文化的重要表现之一。

  古代玺印的系统研究,至迟不晚于宋代金石学昌明之时,可古玺印文化重要的一支,即古封泥的确认与研究却似乎很晚。相对于自赵宋以来秦汉玺印研究,东周玺印的确认与研究也比较晚,大约明代的研究者还不能把握东周玺印的特征,直到清代乾隆五十二年之后,程瑶田等金石学家才从“私玺”入手,逐渐辨认出与“六国文字”相合的东周玺印。到二十世纪中后期,古玺印研究者与古文字学家已经能够将出土或保存的东周玺印(尤其是官印)大致区分为燕系、齐系、三晋、秦系、楚系、巴蜀系玺印了。人们见到东周玺印,也见到不少东周玺印抑盖的陶文,可是东周封泥却极少发现。

  在广袤的黄淮平原上,在洪河、汝河交汇地带,坐落着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县城所在位置即古吕镇,这个镇子的东部,叠压在河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春秋新蔡故城遗址之上。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一批东周封泥出现在北京、郑州古玩市场。经过调查了解,这批封泥的原产地即新蔡故城。为此,我们两次赴遗址进行调查。当地百姓知道“鬼牌”(蚁鼻钱)能卖钱,于是在田间劳作、建设取土时,争相捡拾“鬼牌”,同时,他们见到一些土块上有字,开始有人收集,也渐渐有商贩收购。

  古陶文明博物馆收藏了这批封泥中的约400方,流散到其他收藏家手里累计有400方。这批封泥的泥质、泥色十分驳杂,有细沙质、粗沙质,有从灰黄色、橙黄色到黄褐色、深褐色直至黑色的差异。大小差异更大,从边长不足1厘米到8厘米。

  通过这批封泥,可分析出当时玺印本体的一些情况。有些非新蔡城本地抑盖的封泥,还有动物纹样封泥,它们的玺印可能是金属质或玉石质。新蔡城本地抑盖的封泥,有少量青铜质和木质,多数原印为临时以泥质刻制。在古陶文明博物馆的藏品中,即有一方泥质“质”字泥印,尤为珍贵的是还找到一方这方泥印抑压的封泥,两相印证,确属原配。其它地区的封泥,印面以方形为主,少量为曲尺形和圆形;本地抑盖的封泥,未见有曲尺形,但有方形、圆形,以及罕见的三角形、倒三角形、不规则形印面。印面抑盖在封泥上有浅有深。有一泥一印、一泥多印的现象,这也是较为少见的做法。因为泥印制作方便,也因为这些封泥可能是临时商栈所用,所以,同一内容,印面版式非常丰富,差异很大,这是以往所不知晓的。

  这批封泥的版别十分丰富。版别极多的“市”字封泥,其中有“夕市”即晚市、夜市,这把中国开设夜市的历史由北宋提前了千年。“攻市”即“工市”封泥反映了手工业市场的内容。“府”字封泥,同样反映了商贸库府的设立,这批封泥上有小府、行府、右府、东府、西府、南府、北府、东门府、北门府、栗府、门关府等种种名目,以及与“门关府”有关的“门关录丞”,可知当时新蔡工商市府之制已相当成熟缜密。这里还有大量封货取信的“笃 ”(笃信之意)字封泥,兼记号与凭信用的“官、昌、四、器、两、则”等字样的封泥。

  新蔡封泥的获得,有其偶然性。东周城址分布神州大地,独在世纪之交才集中出现这么多。这一收获,也有其必然性,它们所包含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远远超出珠宝金玉不知几何。一段重要的历史、一座尘封两千年的古城,竟在这些残泥断字间渐渐复活。

  新蔡东周封泥与秦封泥相比,没有百官体系和大量地名内容,显然在这方面缺乏与秦封泥的可比性,但另外一些方面,它的科学价值又不逊于秦代封泥。

  东周城市的考古,无一不是为了探明该城的性质、作用以及与其它城市的关系。新蔡封泥,鲜明地表达了作为一个地区商业中心地位的城市面貌,靠古封泥来解答揭示这一问题,在中国考古史上还是首次。既然是当时重要的商贸中心,那么,商贸的市场分布、库府管理、商贸内容等,在封泥上都得到大略的反映。可以这么说,将来再写东周城市史、工商史、交通史,离开了这批封泥文献内容,恐怕是不完备的。并且,它们立足于一个城市,较之以往分散的一些玺印资料,更具有学术上的完整性意义。

  中国汉字印章艺术,即人们习惯称之为“书法篆刻艺术”,一直受到出土玺印、封泥的滋养。这批东周封泥的发现,是书法篆刻艺术史的一大收获。以往,人们已对楚系玺印的风格比较了解,这也是我们判断新蔡东周封泥的国别与时代的重要依据。但是,这批封泥又强烈地表现了地方特征,单从大量圆形、三角形、不规则形的印面,就增添不少印史资料。这批封泥间的大多数原印,是为用于随封随拆的,有时可能只有一夜之隔,昨晚才封,今晨即启,于是当时的工匠随手在湿软的泥料上刻字,直接地表现出个人风格。新蔡封泥上的字体即便是相同的内容,书法表现却绝不雷同,有的字间穿插挪让,有的大胆使用异体,有的随形任意简化,率真灵动,婀娜多姿,甚至怪诞奇诡,匪夷所思。这真是两千多年来东周封泥的第一次合唱群舞。

  新蔡东周封泥被发现了,围绕它们的讨论从此开始,围绕它们的科研也将更深入更广阔地展开。我们充分地披露这批宝贵资料,以期新蔡东周封泥的价值在更高层次上彰显。

  
古代用印始自封泥-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