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页 共2243

金石铜器收藏及著录

时间:2020-2-13 文章来源:云淡风轻xx


  以收藏金石铜器著称于世,据其自称:“回忆四十年中所搜罗,加以亲知投赠,虽不敢自夸其富,抑亦一生心血所积也。”2他收藏有册册父乙鼎、吴父王壶、师酉敦、庚鼎、商盘、田父卣等六七百种吉金,其中最为珍秘的是齐侯罍。在咸丰年间(1851-1861)。吴云因藏有原苏州曹秋舫怀米山房旧藏的西周齐侯中罍,特筑抱罍室收藏此器;同治年间(1862-1874),又得一件阮元积古斋旧藏齐侯罍。因其藏有齐侯罍两件,故将所居西馆题为“两罍轩”。抱罍室与两罍轩两块匾额均由何绍基为其书写。

  西周的齐侯罍“器高今尺1尺2分,深8寸7分,底径5寸8分,腹围2尺2寸,腹径6寸7分,口径4寸3分,环径2寸7分。重今库平160两左右,饕餮衔环”。器形呈束颈宽腹圈足式,两侧有饕餮衔环。铭文在腹内,且器面剥蚀,罍文间有漫漶,难以辨识。此罍为周代青铜名器,是“齐侯朝于王,王为立乐,因报聘于齐,陈氏为作部乐祭于庙,以迎天子之宾,而行饗礼之事”。存铭文160余字,原为阮元旧藏。另一西周齐侯中罍,原为曹秋舫旧藏,存铭文140余字。此二器大同小异,盖同时而作。齐侯罍是记飨礼,齐侯中罍是记飨礼,二罍现藏在上海博物馆。吴云得此两件宝罍,可谓“煊赫于时,为世大宝”,名声大振。同治壬申(1872)三月,晚清著名金石文字学家、大收藏家、山东潍县的陈介祺对于齐侯两罍铭文心仪已久,慕名来信向吴云索要拓本,二罍及新得之器均求精拓悉寄”。

  四月,吴云致陈介祺信中曰:“弟入官后虽一行作吏,而簿书之暇日仍与翰墨为缘。癸丑庚申两遭兵燹,旧藏散失过半,而乱后搜罗新得,颇亦不少。积古斋中齐侯罍之外如师酉敦、禄康钟、歐尊、虎卣等器,载于款识者约二十种尽在寒斋。嘉兴张氏‘清仪阁’中汉印四百钮,沈匏翁古镜百余面,亦均为弟所有……承询拙著,庚申之变已梓者固片版无存,所有丛残稿本及藏书五万卷亦全陷贼中。金石书画约存十之四五,合之新得尚足自娱。
十年以来专注者惟《两罍轩吉金图释》一书,其中颇有所发明,或希冀可以传后……”吴云还藏有师酉敦器,与两罍同闻名于世,故其有“师西二敦之斋”收藏印。师酉敦“器高今尺4寸7分,深3寸2分,口径5寸4分,腹径6寸8分,围2尺1寸1分,底径5寸8分。重今库平112两。铭文有108字”。

  吴云、陈介祺、潘祖荫、吴大澂、张廷济、叶志诜、鲍康、王懿荣都是当时古玩界大腕、收藏大家,也是晚清至民国青铜器收藏和研究的中坚力量,他们的研究及著作,如吴云的《两罍轩彝器图释》.潘祖荫的《攀古楼彝器款识》,吴大溦的《恒轩所见所藏吉金录》和陈介祺的《篮斋吉金录》都代表了当时的最高水平,极大地推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

  陈介祺(1813-1884),字寿卿,号斋,山东潍县人十九世纪最著名的收藏家之一。他官至翰林院编修,一生酷嗜古物,收藏宏富,又精墨拓,生平爱好三代金石文字,与吴式芬、吴云为友,相互商定,尤能发前人所未发。著有《斋吉金录》、《十钟山房印举》、《簋斋藏古目》等。其还以最早收藏毛公鼎(内壁铭文多达497字)及一大批商周青铜器及秦汉古印而名播天下。从1872年至1882年十年间,吴云与陈介祺鱼雁频繁,两位金石挚友交流金石碑拓、彝鼎汉印,同道互契,推诚相见,后世传为佳话。咸丰六年(1856)吴云刊的《二百兰亭斋考藏金石记》,两罍文图释中考释以陈颂南(庆镛)2篇为准,到同治四年(1865)编的《两罍轩彝器图释》.吴云采纳了陈介祺对两罍的考释,可见陈氏精审渊博,胜于同俦。吴云对陈介祺推崇备至,在写给陈氏的信中称:

  “执事收藏雄富,尤绝古今,犹博访广搜,孜孜不倦,遂使墨林玮宝不胫而至”。他对吴大澂说,“当今金石之学定推寿卿,收藏之富,尤绝古今”;对潘祖荫说,“论海内收藏之富,如吾斋兄者,不特当世无匹,直欲空前绝后”。吴云与大收藏家陈介祺每月通信一二通,内容皆涉及摹刻三代文字。

  潘祖荫与吴云是姻亲,潘祖荫的堂弟潘祖颐是吴云的女婿。

  吴云与潘祖荫每月通信多者三四通,少者一二通,“金石外无语”。潘祖荫(1830-1890),字伯寅,号郑盒,清代吴县人。咸丰二年(1852)进士。授编修,历任侍读学士、工部尚书、军机大臣等。著有《滂喜民斋丛书》《攀古楼彝器款识》等。潘祖荫是古玩字画大收藏家,图书金石收藏甲于吴中,闻名南北,在收藏界,人称“潘神眼"。他还是一位成就卓越的金石收藏家与研究家,他收藏的国宝级文物大盂鼎、大克鼎,现藏在故宫博物院,是我国青铜器至尊、顶尖的藏品。潘祖荫与潍县陈介祺被并誉为“南潘北陈”。吴云赞其曰:“执事读破万卷,动位正隆,余事所及,足以领袖群贤,主盟坛坫,而犹孜孜不倦,虚怀采纳,求之古今名臣中,当与欧阳公、阮文达抗席争辉。”

  吴大激(1835-1902),字止敬、清卿,号恒轩,别号愙斋、白云山樵。江苏吴县人。进士出身,官至广东、湖南巡抚。中日甲午战争中兵败革职。清末金石学家,古文字学家他收藏古物甚丰,善于将实物与文献相对照来研究金石文字。

  著有《愙斋集古录》《恒轩所见所藏吉金录》《古玉图考》等。

  吴大激与吴云也有30多年金石文字之交,他曾坐馆吴云家商榷文史、研考名迹。

  济(1768-1848),原名汝霖,字顺安,号叔未,晚号眉寿老人,室名八砖精舍,浙江嘉兴人。嘉庆三年(1798)解元。清代金石学家、书法家。精金石考据之学,尤擅长文物鉴赏,收藏鼎彝、碑版、书画甚丰。著有《金石文字》、《清仪阁所藏古器物文》、《清仪阁金石题识》《清仪阁古印偶存)等。

  吴云与张廷济亦是忘年交,虽张廷济年长43岁,但两人交往相当密切。张廷济的长孙敬仲曾受业于吴云,故吴云与张廷济有“通家之谊”,且清仪阁的文物古玩,后大半归吴云所有。

  《两罍轩藏器目》著录吴云收藏有青铜器60件,如册册父乙鼎、庚午父乙鼎、邾公轻钟、禄康钟、伯颧父鼎、师田父尊鱼父已尊、父丁彝、齐侯罍、父虎戊卣、庚卣、师酉敦、惠敦伯到敦、祖辛觚、父辛觚、手执中觚、鱼觚、父辛爵、父已觯、双爵父辛觯、庚觯、举丁觯、吴父王壶、爱盉、虢季子壶伯舂盉、芮太子盦、鲁伯俞盦、齐侯區、齐侯盘、高阳左戈、瞿、朕作矛、农器、秦度量残铜等。

  《二百兰亭斋考藏金石记》

  分4册,共收藏自商至唐金石铜器共41件,第一册有商代鼎、彝、卣、觚、壶、爵、觯14件;第二册记录周齐侯罍1件重器,对其铭文作了颇为详细的考证;第三册有周汉时期的卣、官钩、敦、簋、尊、鬲、觯、盘、瞿、壶20件;第四册有汉代的锌、刁斗、钱范6件。此书由清朝学者海宁许裢用篆文题名,晚清书法家、吴云老师叶志诜作序,序中称吴云“皮藏之富,固不待言,其中吉金器半为积古斋旧物,类皆希世之宝”。

  书中每件铜器都有线描器形图和铭文拓片,有尺寸说明,有释文,有考证文字,考据非常精确。如库卣铭“镀历”二篆字,从前各金石家都作“蔑历”,今吴云在书中根据许慎《说文》解释为“镬历”,足以破解千古之疑。又如“镎”之为器,《宣和博古图》记载有20种,年代都是周代,谓今世与古既远,知之者很少,周以后此器有没有流传,所以无铭文可考也。吴云以钱币上文字为根据,弥补了《宣和博古图》所载20种没有记周全的铭文。所以叶志诜总结道:“凡可订证经史者,指不胜数。凡平斋此书有功于金石之学,岂浅哉?”

  《两罍轩彝器图释》12卷5册,此书收录吴云索藏的鼎彝古器103件,并进行了详细图解和文字考证。“凡一器一铭,莫不钩摹格刻;意有所疑,则博稽经史,以相证明。

  此书以时间为顺序,第12卷为商代的鼎、彝、卣、爵、觚、觯、壶19件;第3卷为周代的钟、鼎、尊、彝8件;第4、5卷为周代齐侯罍2件重器,每件专卷考述;第6、7卷为周代的卣、敦、壶、簋、簫、盉、鬲、画20件;第8卷为周代盏、盘、瞿、戈、农器8件;第9卷为秦汉的度量、鼎、洗、镫、鼓、锌、熨斗8件;第10卷为汉代虎符、弩机、钱范等10件;第11卷是汉代各式钧20件;第12卷为魏晋唐熨斗、虎符、鱼符、兔符和吴越的舍利塔8件。吴云经过十余年编订考释,在咸丰六年(1856)《二百兰亭斋考藏金石记》的基础上删去石刻五种,始成此书,并于同治十二年(1873)付梓。尤为可贵的是,吴云亲自参与绘制器形图。该书扉页由朴学大师俞樾用篆书题名,书则由冯桂芬、俞樾、沈秉成作序,目录前面还有一幅两罍轩主人63岁时的画像,是吴儁为吴云所画。

  吴云自序日:“爱出箧中所藏,上自商周,下讫五季,无款识者不录;涉疑似者必汰,厘为12卷。嘱世好汪岚坡茂才泰基、张玉斧上舍,精心钩摹。二君好学深思,能于器之形制、篆文不爽毫发,非直为观美也,亦藉是以助考镜之资耳。”俞樾称此书“盖于阮氏积古斋后又成一钜……其中戮瞿两器,即顾命七兵之二,历三千余年,郑孔诸大儒所不能言者,而今得见之,古器之裨益经义,为不浅矣。两齐侯罍乃君所以名其轩者,故为说加详,足补古飨礼、食礼之缺。”现代著名金石学家林钧在《石庐金石书志》卷八如是评价此书:“齐侯两罍为吉金大器,乃公所以名其轩者。故为说均特详。至于大小轻重,悉权度而并载之。诚阮氏积古斋后又一巨观也。”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金石铜器收藏及著录-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