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

上一页
1/148页 共4396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是否又穿越回古人画境了?

时间:2024/2/22 文章来源:艺术中国

  春季已至,仍有雨雪伴随全国中东部地区。

  就在雨水节气后一天,一场大雪与北京不期而遇。

  网友们常说,一下雪,北京就变成了北平,故宫就变成了紫禁城;西安就变成了长安;苏州就变成了姑苏……

  为何一场雪有时空穿越之效?古人笔下的雪景又是什么样的呢?

  让我们静下心来,一起欣赏古人笔下雪中的山川、鸟禽、渔夫和行旅中人……

雪竹图 五代十国 徐熙 上海博物馆

  此卷描绘了竹林积雪的场景,画面中一林竹树在雪后高寒中拔地而起,坚韧挺拔,倾斜直上,竹竿枝叶姿态各异,在平静安逸中又不失动感。此图描绘生动写实,将粗笔、细笔结合勾勒竹竿枝叶,以浓淡不同的墨色表现雪后竹子的不同层次,细致工整而富有立体感,再现了雪后竹石的真实情态。所绘景物仅以水墨描绘,不施色彩,整体的写实画风与画史所载徐熙“以落墨为格”相符。此卷无作者款印,在石旁的竹竿上可见倒写的篆书“此竹价重黄金百两”八字。(来源:上海博物馆官网)

雪图 五代十国 巨然 台北故宫博物院

  雪覆满大地,峡谷中半露寺宇,背后崇山高起,山势雄伟。溪桥山道之间,行旅三人,冒风雪而行。以墨烘染法,画出水天,反衬出雪白,大地空旷,枯树摇舞,倍觉一派袭人寒意。画上无作者款印,诗塘上有明代书画家及鉴赏家董其昌题,鉴定为活动于十世纪南唐至北宋初的江南画家巨然所作。近代学者研究,可能是宋徽宗朝一位学李成的画家冯觐的作品,也有认为是元代画家所作。 (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

雪渔图 五代十国 佚名 台北故宫博物院

  天空及江水用淡赭墨渲染而成,使整个背景看起来极具荒江冬寒的气氛,颇符合北宋郭熙(11世纪)论画所言“冬天云气黯淡”的境地。江渚中的三个石块,底部皆用石青衬出;画雪竹则先略施淡墨,再以白粉加涂,令人深感积雪浑厚。此外,如蓑面、笠顶、江岸等处,无不以铅粉敷染,以表示积雪;而漫布于空中的小白点,乃用白粉弹洒而成,此种画法又称“弹粉法”,即以铅粉为白,弹洒于画面,以表示片片雪花飞舞。人物表情的描写极是生动,老翁缩颈掩口,双眉呈八字型,眉毛、胡须除用墨染,还加用细笔描绘,仔细一瞧,并可发现鼻头晕染成淡红色,将那种畏缩于风雪的样貌,栩栩如生地呈现出来。(撰稿:陈阶晋)

庭园雪霁图 宋 佚名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作品描绘庭园雪霁,尺幅虽小,但画意隽永,颇为耐人寻味,给人一种安静如诗的感觉,美好而又肃穆。在这幅图中,虽然白雪皑皑,而冻结的水面已经消融,梅树的花朵也已然绽放,远处打鱼的渔父亦迈开步伐,开始新的一年。

  

冬雪牧归图 宋 佚名 大英博物馆

  本作品描述的是在下雪的寒冷的冬天一牧牛人回家的情景。画面上方一片空蒙,好像在下雪,下面石坡上长几棵北方老树。树的叶子已凋谢,树干上布满皑皑的白雪。树下一牧牛人蜷缩牛背之上,头戴斗笠,双手紧靠胸前握一树枝,枝上挑一捕获的雉鸡。坐下的水牛正匆匆赶路。

雪树寒禽图 南宋 李迪 上海博物馆

  绘寒冷冬季,薄雪覆盖竹叶,一只伯劳栖于棘树上。伯劳以没骨及钩勒相结合绘出,羽毛蓬松,眼神灵动;以双钩写竹、树干,敷色渲染,雪与叶的完善结合,自然清晰;山坡以粗笔勾出,写一丛衰草,更添雪意。

雪芦双雁图 南宋 佚名 台北故宫博物院

  此幅绘雪落枯芦,一双雪白大雁,一伸颈,一理羽,又绘一翠鸟向右上方欲飞出画面。翎毛丝羽一丝不苟,落芦之雪以粉点出,极具轻盈之致。

雪江卖鱼图 南宋 李东 故宫博物院

  是图绘冬日江边酒店中人向小舟上的渔夫买鱼之场景。着墨不多而生活情趣跃然纸上。 (撰稿:林如来源:《宋画全集》)

九峰雪霁图 元 黄公望 故宫博物院

  是图作于元至正九年(1349年),为黄公望81高龄之作。作者以水墨写意的手法汇集画出了江南松江一带的九座道教名山,时称“九峰”,体现了作者对道教全真教的崇拜。该图系画赠江浙儒学提举班惟志,时值正月春雪,有感雪霁寒意,画意肃穆静谧。图中的中、近景以干笔勾廓叠石,坡边微染赭黄,远处九峰留白,以淡墨衬染出雪山,是黄公望简繁合一的精品作。撰稿人:(撰稿:余辉 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雪竹图 元 檀芝瑞(传)弗利尔美术馆

  此幅绘雪中竹一丛,雪不用白粉,全以淡墨渲出,虽天寒地冻,而挺立不偃。图无款,上有元代高僧一山一宁题赞,然此书迹与世传一山书迹不同,是否是一山一宁之笔,俟知者考之。

雪竹卷 元 郭畀 台北故宫博物院

雪岗度关图 元 马琬 故宫博物院

  图绘崇山峻岭为积雪覆盖,崖头隐约点缀着短小的丛树,山谷间有林木、水榭掩映,雪雾烟岚在崖隙间弥散,山脚下,长松依然清翠昂然,整个画面散发着荒寒萧索之气。

柴门掩雪图 明 唐寅 中国国家博物馆

  图绘溪山深雪,竹掩酒舍,一人迎雪顶伞而行。有传宋人画两幅与此图构图同,或此本是临本而托名伯虎所作。

雪江卖鱼图 明 朱邦 安徽省博物馆

  图绘远处山峦起伏,山脚下隐约可见楼阁、高塔;中部湖面广阔,数只船只在水上忙碌;近处树木、屋顶、岸上皆有白雪覆盖,一股寒意透彻心底。朱邦,字正之,别号九龙山樵,明代画家,画风粗犷,用墨饱满。

峨嵋雪图 明 谢时臣 南京博物院

  从题上看此是天下四大景之一,名:峨嵋雪。顾复的《平生壮观》也记载了谢时臣所作苏州察院公署堂壁画“天下四大景”。作者在3米高的大幛上绘峨嵋山大雪纷飞,深山藏兰若、民居。危栈上驴队成行,山下一踏雪寻梅的文士躅躅而来,用笔雄荡。

山窗对雪图 清 王翚 天津博物馆

  此图仿李成山水,用笔轻灵,气韵生动。山峦连绵,山峰高耸入云,山脚下树木苍翠,小桥流水,和睦人家。技法上,山石主要以渴笔淡墨画成,以干焦浓墨点苔,苍润互济。

冬山雪居图 清 程士镰

(注:本文资料均收集于互联网,旨在编辑整理信息以飨读者,无商业目的。凡有可考来源均以标明,如有侵权,请联系立刻删除)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是否又穿越回古人画境了?-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